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不定期掉落糖块

【喻王】跨时空日记

现代喻 x 微民国王
(大部分是喻视角,只写了一段王视角)

传说中的流水账剧情,想到啥写啥

OOC

开放式剧情,开放式结局

————正文

1、

喻文州打开房间门,把包摔在床上,松了松束缚了他一天的领带。喻文州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翻开自己的日记本记下今天零零碎碎的事情。

“今天没中标,老板心情不是很好,晚上让我们集体加班,想吃的豚骨拉面店已经关门了,郁闷。”

吐槽完以后喻文州打了个哈欠,打算去冲一个凉水澡,再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2、

王杰希掩着石油灯推开房门,把灯放木桌上,从枕下拿出一本有些破旧的针线本。墨水瓶里的墨已经变得有些干,墨迹粘在内壁上,取不大到了。

王杰希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一瓶新墨,用笔蘸了蘸,随后翻开本子。

在新的一页,与王杰希本人截然不同的字迹正安静的躺在纸上。

王杰希猛的站起身,袖子甩倒了放在桌上的石油灯,烛火差一点就把桌子燃起来。

待王杰希扶正后,桌上俨然多了一块黑色的烧斑。

他现在一心思是找到动过他本子的人,本子上有只言片语是有关政局的,如果被不怀好心的人看见说不定就是一波文字狱。

王杰希拍了拍额头,敲了敲对面的房门。

报社人员都是住在报社里,大概有十多个人,一人一间小房间,供一些日常写稿休息用。

“怎么了前辈?”他是高英杰,最近刚毕业,刚来报社工作没几天,但做事很周到也有想法,王杰希对他印象很不错。

“今天有没有人进过我屋子?”王杰希问。

高英杰沉吟道:“今天大家都出去参加游行了,在的就只有我和小别。可我们都没有进过。”

王杰希也知道不可能是他们俩,于是他没多问:“没事,你好好休息吧。”

这栋老报社当初是用木头建成的,最近阴雨天不断,阁楼的木头腐了好几块,踩在上面吱呀吱呀的响。

王杰希第二天便把本子放在衣服的内袋里。

当天晚上翻开来查看时又一次看到了那个字迹,王杰希愣住了,头皮后一阵发麻。

他可不信什么鬼神之说,王杰希吐了口气,端坐下来,笔蘸着墨,提笔在新字下回应。

3、

喻文州是偶然间才发现自己的写字台黑了一块,他试过很多方法,却怎么擦都擦不掉。

久而久之他的不大在意了,只随便找了一个小装饰品压在黑斑上面。

“不是说过几天吗?……那我今晚赶出来发给您。”喻文州挂掉上头领导的电话,一个翻身从床上跃起,把电脑打开。

幸好赶的内容不算太多,不然他今晚就得通宵了。

时间在逼近数字二时,喻文州也按下保存键,他吐了口浊气,打了打自己的胸口。时间刚好能赶上夜宵,喻文州拍了拍脸,打算去厨房煮一包方便面吃。

起身时手臂一扫,日记本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喻文州又折回去捡,还没碰到书页就愣在空中。

纸张正好翻到上次的时间,不过下面多了一行显眼的字迹。

“今天没中标,老板心情不是很好,晚上让我们集体加班,想吃的豚骨拉面店已经关门了,郁闷。”

“请问阁下是哪位?私自在别人本子上写东西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不礼貌?别人的东西?哈,喻文州才反应过来是自己说他。

水瓶座的脑回路清奇,此时他并不关心这些字是怎么出现的,更在意的是那人凭什么说这是他的本子。

“嚯。”喻文州也不打算吃夜宵了,接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回写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日记本,并不是所谓的您的本子。我也很好奇您为什么会写在我的本子上。”

写完以后舒心的放下笔,完全没有危机感的滚回床上睡觉了。

4、

第二天喻文州差一点赶不上去公司的电车,早饭也只能在路上买一个三明治草草解决。

几经波折终于赶上了打卡时间,上班的路途是一场世纪战争,喻文州感叹道。

“文州你怎么才来啊,你平常可是会提早十多分钟的。”他的同事黄少天从茶水间出来,手里拿着热热的咖啡。

喻文州脑子还有点糊,只能在黄少天的示意下整理自己的着装,简单的叙述了一下。

“等一下!有人在你的日记本上写字?!”黄少天抓到重点。

“嗯?”喻文州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黄少天一脸严肃的拉着不认账的喻文州走到一边:“这种事情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啊!你没看新闻吗,有些变态喜欢藏在年轻女孩子的床底下,能她们出门以后就出来活动,完全把那儿当成自己家!还有一些明星啊,不是一醒来发现有粉丝坐在床头嘛!这种案例还少吗!不行!为了我的好同事好朋友,我有必要陪你去买一个摄像头!”

喻文州无奈开口:“少天,我一不是美少女,二不是明星,谁会偷窥我啊。”

“不不不你是美少男——诶诶诶就这么说定了啊,不聊了管理叫我了,下班记得等我!”黄少天冲管理表示自己马上过去,随后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喻文州只能看着黄少天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5、

事实证明黄少天果然很守时,一下班就来喻文州的部门等他了。

两人到店里精挑细选了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小型摄像头,询问了安装方法后,黄少天信心满满的要亲自帮喻文州组装。

“好啦!大功告成!”黄少天拨了拨镜头。

喻文州也好奇的往镜头处看了看,镜头装在喻文州办公桌柜的上方,若是不仔细还真找不着。

“谢谢啦少天,改天请你吃饭。”黄少天不在意的挥挥手:“咱俩谁跟谁啊,走了走了,大恶魔又加了一份策划让我赶,赶不完得扣工资啊。”

喻文州表示理解,并把自己空闲时做的小糕点送了些给黄少天。

6、

这天晚上喻文州再次翻来日记本,发现字体如约而至到来了,上面嘲讽道:如果阁下是微草报社的一员,可能也会有这样的本子吧。

喻文州心念,微草报社?在查询度娘后毫无结果,心里突然升起一丝猜想,这个猜想让他心里一抖,提笔问到:“敢问…阁下那里几年几日?”

7、

喻文州突然被派去外地出差,一去就是一个星期。回来后就马不停蹄的回家,这几天困扰他的问题,现在他要亲自去查验。

喻文州的手刚要触到本子,又在半空中收回,直直去取桌台上方的摄像头。

没有,没有人。喻文州反复看了几遍,确定在他出差的这几天是没有人进入他的房间触碰他的日记本的。

既然这样,喻文州翻开本子,本子上的回应赫然是:19XX / 7 / 6 。

摄像头的影像上没人,说明这些字确实是从纸上浮现出来的,以这些字和找不到的微草报社来做猜测,如果对方是存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那么历史就有所不同,也就能说明为什么字会凭空出现且查不到微草报社了。

这个本子上的数字也证实了喻文州的猜想。所以,所以这个日记本就是媒介,连接的是另一个时空的人,好吧虽然这么说有些中二,但喻文州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解决了这个接下来就是要让日记本对面的人知道。

喻文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序,然后把自己的猜想全部写下来,语言之诚恳,喻文州自己看了都啧啧赞叹。

8、

对方的回答着实让喻文州吃惊,对方似乎完全没有那时候人的封建思想,简单的问了喻文州几个现世纪的问题就接受了这个设定。

“所以我们把这个当做交换日记吧。”喻文州提议。

对方似乎就坐在面前,喻文州写完没多久,回复的墨迹就显现出来,上面的字迹硬朗,笔锋都像是用刀刻上去的,都说字如其人,喻文州觉得这句话可能真没错:“什么是交换日记?”

喻文州简单的给对方解释了一下交换日记的含义,然后对他写道:“首先要介绍自己,年龄多大,是做什么工作的。等互相了解后就可以开始和对方聊天向对方倾诉啦等等。”

对方很上道,马上就写下:“王杰希,26,微草报社编辑。”

王杰希,好名字。

喻文州也介绍:“我叫喻文州,今年25岁,是一名上班族。”

王杰希回:“资产阶级?”

喻文州面无表情写道:“不,是被剥削的雇佣劳动力。”

你来我往的几句倒是让喻文州对王杰希这个笔友有了初步的了解:说话做事正经严肃,字写的很好看,偶尔会有几句冷笑话。

以后倒也不会无聊了,喻文州轻阖上日记本,嘴角勾起浅浅的微笑。

9、

喻文州上班时也不免被黄少天问及日记本的事。

“怎么样?有偷窥狂吗。”黄少天给三明治脱去外衣。

喻文州搅动着奶茶:“你可别逗我了,什么也没有。那个字也是我看岔儿了,其实都是我自己写上去的。”

“我就说嘛,肯定不可能出现像电影里的那种平行空间理论的。”黄少天咬了一口三明治愤愤道。

你错了,还真有。喻文州笑了笑,把自己搅好的奶茶推到黄少天面前。

10、

喻文州翻开本子,发现页面上又淡黄色的印记,有点像是某个水果汁留下来的。比如,枇杷。

“杰希今天吃了枇杷?”

王杰希似乎也猜到了什么情况,认罪道:“同报社的前辈去买了框枇杷,知道我喜欢就给了我好几枝,没想露到本子上了。”

“呵呵,杰希很喜欢吃枇杷吗?”

“喜欢。”

“我记得了。那杰希今天也去游行了吗?”

“没,今天去一个叫老街的地方采景,那里景色很好,附近有些新颖的陶瓷店,尽头的凤凰花开的很漂亮,花瓣会铺满树下的长椅,总有几只小猫会躲在一下小睡。”王杰希的字停停躺在新的一页。

喻文州一愣,不是那个最近翻新的那条街吗?

那里确实有凤凰花陶瓷店和长椅,与王杰希描述的无异:“我想——我们这儿也有一个老街,可能和你说的是同一个地方。”

之后时间的推移,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也逐渐趋于相互依赖,喻文州把那些不曾对其他人说过的,通通告诉王杰希。王杰希也会时不时对他说点心里的想法。

两人像漆黑夜里繁星,在漆黑的天空里互相为对方指引方向,然后再彼此靠近。

11、

直到喻文州发现两人之间有所不同后已经时隔将近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不管喻文州说什么王杰希都没有回复,日记本上就只有喻文州的字迹,王杰希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不知所踪,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在喻文州心头围绕。

喻文州没有办法联系他,更没有办法去找他。他们之间薄弱的联系就只有可笑的一本日记本。

他搁下笔,转头看向窗外的乌云密布,啪嗒啪嗒,细雨打在窗户上,最后变成了暴雨,巨大的雨滴敲在地上,把水坑震起圈圈涟漪。

喻文州记得王杰希说过,他最讨厌下雨,因为下雨会把他们报社的木地板弄潮。

喻文州打开窗户,任由着随风的雨滴打在他脚下,风雨过后就会有彩虹。

直到再次看到王杰希的回应时已经又快小半个月,王杰希字迹变得有所不同,不像以前的工整,但还是能一眼看出来是他的字。

“抱歉文州,一个月前突然发生动乱,许多地方都被炸成了废墟,报社也不例外。不过好在大家伤势不算重。这一个多月一直都在找新址重建报社,奈何动乱不息,始终无法动作,大家只得暂住在阁楼里苟且偷安。这么久以来一直记挂,始终无法得空报安,如今报社已着手重建,遂可偷闲记事,望勿忧。”

“……”喻文州迟迟不知该写什么,王杰希那个时代可比不得现在安稳,繁华变成废墟也只不过在顷刻间:“平安就好。——等到这本日记还剩最后一页,我们就见面吧。”

“在老街的长椅上。”

12、

日记本写完后,喻文州和王杰希就没有了联系的媒介,生活就不再会有对方,所以那最后一页——

老街上的小商贩居多,其次就是玩耍的小孩儿。

喻文州踏过青砖,稳稳当当的来到一位姑娘面前:“姑娘,请问这枇杷怎么卖?”

“九块一斤,您想要多少?”小姑娘拿水滋了一下年前的枇杷。

喻文州沉思片刻道:“一斤就行。”

“好。”姑娘麻溜的装好,又挑了几个大的枇杷给喻文州:“看您长得俊,白送您几个,下次可常来。”

喻文州也不推脱,浅笑道:“谢谢,一定。”

长椅下没人,倒是有满椅子的凤凰花瓣。喻文州拍了拍花瓣,把一边座位空出来,抬手看了看时间,距离和王杰希的约定还有五分钟。

喻文州默念着时间,打开日记本的最后一页。
笔头顿了顿,在上面郑重的写下一句:“你来了吗?”

“我来了。”

喻文州一愣,看向身侧。轻风拂过,圆溜溜的枇杷顺着长椅滚了小半圈后停下,凤凰花后花瓣掉落下来,搭在身旁空位上。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