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没有理想,并且一事无成
很丧,但想带给大家快乐

【喻王】王杰希的专属翻译机

给姑娘 @此生来世皆是三石 的点文❤希望能喜欢❤

失语梗   OOC



————正文

王杰希强忍嗓子的不适,指挥着训团队的下一步:“喻,后背。”

“杰希你嗓子怎么了?”耳机传来恋人的询问。

“咳咳没事,继续。”王杰希把耳麦拿远了些,生怕对面的人听到自己的咳嗽声。

喻文州那里静了一会儿,最后只剩敲击键盘的声音。

王杰希收心,盯着此时的局势。

喻文州的术士首先成为大家包抄的对象,一叶知秋在前,一枪穿云在后,斜后方还有蠢蠢欲动的唐三打。

可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王杰希沉着道:“喻,退。黄,强破!”

“收到。”夜雨声烦银光落刃破局。索克萨尔马上一个吟唱把身边圈成自己的领地,王不留行飞在上空丢下几个烧瓶,一枪穿云马上举起双枪击破烧瓶,烧瓶里的熔岩炸开,熔岩混着寒冰粉,在空中溅起大把白雾。

遭了!一枪穿云道:“退到我身后!”

一叶知秋和唐三打闻言,也不再管夜雨声烦,直冲到一枪穿云身后。

一枪穿云举起双枪往白雾里乱射,枪火和子弹壳乱溅,倒真是吹散了不少。

局势马上呈现了3 vs 3,正准备交战是,王杰希的指挥出了些问题,在夜雨声烦询问下一步时,王杰希回应的是一阵咳嗽,声音微不可闻:“喻,远——!”

声音戛然而止。

“杰希?”喻文州疑问的喊了一声。

黄少天调整了自己麦的位置:“我操,老王你没事吧?要不训练就先暂停吧。”

隔了好久王杰希才在世界上打了几个字:“我说不出话了。”

此言一出惊起千层浪,喻文州更是连账号卡都还没拔就快步走过来,对面周泽楷三人也赶忙退出,过来查看王杰希的情况。

“发生什么事了?”叶修推门而入。他正在隔壁监视着赛况,突然看见王杰希在世界上发的内容,惊的他把半根还没抽完的烟捻进烟灰缸,就马上赶过来。

“王杰希突然说不出话了!”孙翔也有些焦急的直呼其名,连周泽楷眉间也轻轻蹙起,担心的看着王杰希。

喻文州正半跪在地上轻声安慰。

“去医院!”叶修下令道。

王杰希猛的抓住喻文州的手,用唇语道:“不要去医院!”

“为什么?!”黄少天忍不住拔高了嗓音。

“杰希的意思是,去医院挂号检查的时间太久,说不定还会强制住院观察。如果这样,就需要有人轮流去照看。过几天就要比赛了,这样会耽误大家训练的时间。”喻文州心里也着急,但为了不让大家担心还是强壮镇定,抬手帮王杰希整理了一下头发。

王杰希点头,安慰性的看了一圈自己的队友,又指了指头顶。

“杰希说去看队医就行了。”喻文州又说。
王杰希再次点头。

叶修率先同意,活跃气氛道:“呦,挺厉害啊文州。联盟第二个翻译机啊。”

喻文州笑了笑摇头不语。

第一个翻译机翻译的对象俊脸一红,悄悄躲到角落。

王杰希坐着椅子上,嘴巴张大让队医检查,身边围满了国家队队员。

队医查看了一番,把手电收回口袋里:“王队非常健康,扁桃体也没有发炎的现象。至于为什么说不了话,初步断定可能是压力过大导致的突发性失语。”

喻文州冷静道:“那大概什么时候会恢复?”

队医道:“这说不准。不过我建议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保持身心愉悦,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法。”

叶修道谢:“好嘞,麻烦您了。”

开完药单子后,全员围坐在会议室里开小会。

叶修坐在主位,笔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纸面:“就让老王好好休息吧,这几天魔术师的
磨合强度确实太大了。”

王杰希向来以大局为重,也不想因为自己耽误大家,于是颔首,听从安排。

喻文州握住王杰希的手轻声道:“听叶神的,别想太多,这不还有我们呢。”

“是啊老王,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吧。”黄少天越过桌子拍了拍他的肩膀。

连周泽楷都点头说:“前辈,休息。”

王杰希心里一暖,朝他们一笑。

不要参加训练的日子对王杰希开始简直是一种非人的煎熬。早上看着喻文州去训练,晚上等喻文州回来。原来是想偷偷跟着一起去,结果被喻文州的术士心脏微笑给挡回去了。

王杰希趴在沙发上,电视被他不停换台,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看的节目,或者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钟表已经转到九点的位置了,按照平时这个时候还在开训练后的总结小会。

本来他也应该坐在里面的,王杰希叹了口气。
走廊上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到后来就变成了只有淅索的几声。

喻文州回来了,还提了一份夜宵,他今天有点没精神,嘴角的弧度都蔫下去了。

“怎么这么没精神?训练不理想?”王杰希用一张纸唰唰的写下几个字,放到喻文州眼前。

喻文州把袋子往茶几上一放,整个人就像软骨头似的扒在王杰希身上,语气难掩的疲惫:“嗯,不同队伍毕竟不默契,团队赛的磨合出现了一点问题。有点乱,我和叶神他们在想办法补救。”

王杰希拉他躺到自己腿上,挤了点精油仔细的给喻文州做手操,他能感觉到喻文州指尖的一丝颤抖。

给他做完手操以后,王杰希用湿纸巾擦了擦他的手掌,重新揉起他的太阳穴。

“对了,叶修说明天休息一天,大家一起去苏黎世逛逛。说真的,来了这里这么久都还没好好看过。”王杰希的手法不轻不重,直教人让人昏昏欲睡。

王杰希用鼻声嗯了一声,把他拍起来叫他去床上睡。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是被压醒的,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床上来了,还把他的大腿架到王杰希肚子上。

看着喻文州安静的睡颜王杰希心里突然很不爽,他一把挣开喻文州的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一掌过去。

于是清晨便在喻文州翻下床的声音中开始了。

“杰希你理理我嘛。”喻文州不停凑过来。

王杰希把牙刷含在嘴里,抽出一只手给喻文州的也挤上牙膏,塞到他嘴里。

喻文州委屈的开始刷牙。

“呦,你俩都在啊。隔壁被攻陷了,哥没位置了,不介意让哥一起吧。”叶修顺理成章的拿着他的小杯子挤进喻王两人之间。

喻文州吐掉嘴里的泡沫,用水漱了漱口:“叶神还真不客气。”

王杰希哼了一声表示同意,率先从洗手池退开,拿毛巾擦了擦嘴,从旁边取了一把剃须刀。

叶修道:“大眼挺细心啊,特地给个哥准备的?”

王杰希眼睛都不偏一下,张唇用唇语道:“想得倒美。”然后抬手示意喻文州过来。

喻文州也重复:“想的倒美。”

王杰希捏着喻文州的脸,用刮胡刀顺着下颚细细刮磨。默契在两人的无言中传递,眼神一来一回暗流涌动。

叶修翻了个白眼,嘴里含着泡沫嘟囔着说:“行了你俩,别秀我,我走还不行吗。”

喻文州憋住笑,尽量不挪动嘴角:“开个玩笑叶神别生气,收拾一下等会儿一起去吃早饭。”

国家队的已经坐的满满当当,剩下的几个空位就是留给叶修他们的。

王杰希先去坐下,喻文州和叶修则去拿早餐。

王杰希旁边是周泽楷,周泽楷面前有一碗小馄饨,一笼生煎,手里还握着一片煎饼。他对王杰希浅浅一笑,吞下最后一个馄饨问:“前辈,好一点?”

王杰希点头,眼睛微微一翘,帮周泽楷把距离他有点远的陈醋拿过来。

“前辈…怎么知道…醋?”周泽楷神情一愣,看起来非常呆萌。

王杰希指了指周泽楷的眼睛,又指了指醋。意思是周泽楷刚刚同他说话时,会时不时瞥向隔壁桌的醋。

周泽楷害羞的摸了摸头发,低头夹了一个煎饺蘸了点醋塞到嘴里。

喻文州回来,把食物都放在桌上:一碗小米粥,一碗豆腐脑,几块千层糕,一份肠粉,几笼小点心和小菜。

王杰希很自然的认领了属于自己的,然后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诶文州你不厚道,怎么给我们老王的早饭那么清淡啊。”张佳乐摇了摇筷子。

“前辈说笑了,杰希的嗓子最近只能吃一些清淡的。这里有虾饺,前辈想尝尝吗?”喻文州把几笼小点心推到张佳乐面前。

张佳乐夹了几个虾饺放在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好吃,我被成功收买。”

饭桌上大家都秉承食不言的原则,除了偶尔出声,就只有汤匙敲击碗壁的声音了。

“嗯?你想尝一口吗?——不行那个太辣了。——好吧,那就只能吃一口,啊——”喻文州道。

“不知道的还以为文州中邪了呢,一个人在那里逼叨叨的,和黄某天一样。”叶修道。

黄少天一噎:“滚滚滚!”

李轩擦了擦嘴:“话说,喻队是怎么看出来王队要说什么的?”

“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楚云秀在一旁神秘的说。

国家队的成员感觉自己被秀了一把,于是又默默的开始吃起早饭。

苏黎世九点多还有点冷,寒气还没完全散开,呼吸时鼻腔会有些许刺痛。

“叶修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啊?”苏沐橙紧了紧身上的棉服,两条腿穿着有些薄的丝袜,冷风一吹就微微的发抖。

“去苏黎世的电玩城。”叶修叼着烟扫了他一眼,把大衣脱下来盖在她身上,嫌弃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就是典型的要风度不要温度,大冷天还穿一裙子,不嫌冷啊。”

“你们又去玩游戏啊?”苏沐橙吸吸鼻子。

叶修高深的摇摇头:“不不不,我们玩的不是游戏,是战争。”

——

“诶呦老叶你行不行啊,看你这样还像是职业选手吗——诶诶来了来了!快按快按!!!啊啊啊啊啊又掉下去了!”

叶修松开柄手,用手掏了掏耳朵:“黄烦烦你能不能住嘴,哥的耳朵都要被你叫聋了。既然你这么厉害,那来来来,你给哥示范一下,让哥看看剑圣的雄风。”

叶修走开,把抓娃娃机的位置让给黄少天。

黄少天哼了一声,一屁股坐下,快速的做了一遍手操,然后信心满满的握住手柄。

身后的国家队成员都围在后面,兴致勃勃的看他们的剑圣能抓到什么玩意儿。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玩这个……”张新杰无奈的扶额。

“放宽心,偶尔放松一下也不是坏事。”肖时钦拍拍他的肩膀。

“哦哦哦!来了来了!”黄少天兴奋的喊到,不知机器是不是被黄少天吓到了,在距离出口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滑回玩偶堆里。

黄少天:“……”

“黄少好样的。”叶修拍手:“还有谁要挑战。”

喻文州轻轻拨开人群道:“我来试试。”

“文州你想夹什么?不然这个吧这个玩偶是限量版的!”黄少天又振作起来。

喻文州沉思了一会儿,转头问王杰希:“杰希你想要哪一个?”

大家的视线都转向王杰希,王杰希只颔首后微微侧头。

喻文州道:“那个咸鱼枕头?可是家里已经有好几个了。”话虽这样说,但他还是认真调好钩子的角度,按下按钮。

机器缓缓运作,把鱼头死死卡在钩里,朝出口接近了,大家莫名的屏住呼吸。

抓到了,还很轻松。

喻文州笑了笑,蹲下去从出口把鱼枕头拿出来。

“文州很厉害嘛。”叶修笑道:“帮哥抓一个呗。”

“我靠老叶你不要脸!文州我也要!”

“诶,那加我一个。”

“凑热闹。”

“哈哈哈喻队麻烦到你了!”

喻文州瞥了一眼偷笑的王杰希,清了清嗓子道:“抱歉,限定家属。”


玩归玩,比赛还是要比的,这不,刚一回来就组织全员开了一场小会。

“我也没办法啊,对A国的地图选出来了,只能突然开这个急会了。”叶修手里拿着刚发布的地图信息手册,顺带给了喻文州一份。

喻文州瞄了一眼,突然皱眉道:“这个地图是新的?”

“嗯,很突然,但我们必须克服。”叶修拨了一下投影仪,地图马上被清晰投影在墙上。

一小阵惊呼声传来,王杰希也微微蹙眉,叩着桌子的指尖小小的停顿了一下。

叶修道:“在座的各位也都不是新人,我也就不卖官腔了。想必你们都能看出来,这张地图的特点是对哪个角色都有利,但对哪个角色都有弊。”

“举个例子吧,就魔道学者。这是一片小断崖,断崖的高度能很好的让魔道学者从高空突袭。缺点就在于断崖下面有一片浓密的荆棘林,注意是浓密。想穿过而不费一点儿血是根本不可能的,更别提说躲避了。总不可能让王不留行一场比赛都坐在扫把上吧。”

其他人显然对叶修突发的笑话无感,只是面色稍沉的盯着面前的地图。

喻文州抵唇不语,突然想到什么,把视频退后几秒,盯着那一帧看了好久,转动的钢笔攸然停在指尖,喻文州在纸上写下一串数字。

他侧头,看见王杰希也在纸上写着什么,于是两人相视一眼,同时把图上的数字展开:(1580,1000)

王杰希也轻轻一笑,把纸推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十分清楚王杰希的想法,于是他起身,走向首位的电脑处把视频退后。停滞在一帧从高处往下俯拍的场景,断崖还能隐隐看出一角,那一角明显有一处是凹下去的。喻文州说,如果做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一次处很有可能是一处可以藏身的洞穴。

叶修笑了一声:“确实像是老王的天马行空的想法。”

“那就试试?”

“当然。”





王杰希洗完澡出来后感觉喉咙里的异物感消失了不少,也能简单的发几个音了。

于是他很开心的‘告诉’喻文州,得到了喻文州的一个晚安吻。

结果到半夜——

“好热…”王杰希呢喃道,他能开口说话了,不过迷迷糊糊的他好像还不自知。

低头又瞧见喻文州扒拉在自己身上。

“喻文州!”这天的清晨又是在喻文州翻下床的声音中开始。


————END.




评论(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