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不定期掉落糖块

【喻王】王杰希的数学题

给姑娘的点文@逢君听弦歌 ,希望姑娘能喜欢❤端午节记得吃粽子o>_

OOC

双向暗恋

————正文

喻文州用手遮住脸,只露出一点指缝,眼睛瞥向试卷左上角的分数,又没及格。

他叹了口气,使劲的搓了一把脸,认命的拿出红笔做笔记。

“文州你这次考了多少分啊,你努力学了这么久的数学考的应该还不错吧!快快快给我看看多少分——嗯?!”黄少天侧头看道喻文州的数学分数,一时无语。

黄少天挠头安慰道:“挺好啊,比上次进步了二十多分。”

喻文州面无表情的说:“你别安慰我了,我想先去死一死。”

“喻文州,你过来我办公室一下。”魏老师推了推眼镜,用一叠捆起来的试卷轻轻敲了敲喻文州的头。

“是…”喻文州认命的跟上去。

黄少天在心里默默给他加油。

老师的办公室在文科教室的楼上,和理科教室同一层。

喻文州的文科成绩总是在年段前列,这是众所周知的,可他的数学不好也是众所周知。

喻文州踏进办公室的第一步就听见办公室老师的噗嗤声。

“欢迎啊喻同学。”

“噗,文州你来了啊。”

“小喻又过来喝茶?”

喻文州赧涩一笑,一个一个的向老师打招呼。

魏老师无奈的赶了几下,那几个老师才憋笑着散开。喻文州坐在数学老师对面,手里还拿着数学试卷。

“喻文州同学,我看你上课做作业都挺认真,为什么成绩就上不去呢?”魏叹了口气正经道。

喻文州一噎,一时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辩解。

魏老师突然灵光一现,朝隔壁理科班的数学老师招了招手:“诶,老李,向你借个人呗,给我们家孩子补一补。”

李老师了然道:“我懂,我去给王杰希问一声。”

此时王杰希正好抱了一堆试卷进来,见两班的老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他微微点头道:“老师。”

魏老师慈祥的看着他:“杰希啊,给你商量个事儿呗。”

王杰希把作业放下,道:“魏老师您说。”

“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这混小子补补数学。”魏老师厚着脸皮说。

王杰希瞥了瞥后面的喻文州,沉吟一会儿说:“好,时间我会和喻同学说。”

“诶诶诶麻烦你了。”魏老师笑着说,又拧了一把喻文州的脸:“你小子给我争点气啊。”

喻文州呲了呲牙,眼睛微微眯起:“知道啦!”

离开办公室后,喻文州就被王杰希叫住。

“喻文州。”喻文州回头,王杰希快步向自己走来:“周日下午有空吗?”

喻文州说:“有啊。”

王杰希点头道:“那就图书馆见?”

喻文州轻笑一声,曲指比了个OK。

周日下午都是学生返校的日子,图书馆里的人也不会像平常一样拥挤。

喻文州踩着点到,王杰希已经找好位置了,他带了一只耳机,钢笔似乎很不给力,得经常甩一甩。

喻文州走过去坐到他对面,把背包里的书本拿出来。

王杰希抬眼淡淡道:“你坐在我对面我怎么和你讲题?”

喻文州悻悻的坐到王杰希旁边,刚坐下来就不停调整姿势,怎么坐都不舒服。

“坐好。”王杰希伸手扶住喻文州的腰,另一只手把耳机扯下来。

喻文州后腰一阵发麻,马上镇坐下来,他掩饰的低头,把开始自动生热的脸颊隐在额发下。

王杰希收回手,自顾自讲起来:“你带了上次考试的试卷吗?”

“带了。”喻文州递给他。

王杰希看到喻文州的分数时微不可见的眉间一抽,他随意扫了扫题目无奈道:“这些大部分都是高一的知识。”

喻文州马上正颜说:“我错了,高一的时候不应该在数学课上睡觉,不应该在数学课和少天讲话……”

王杰希抿唇笑道:“停停停,别插科打诨了,那我们开始讲题吧。”

喻文州点头,指了指试卷上画的标记:“讲画了五角星的题目就好了。”

“还行,错的题都不算太弱智。”王杰希看了看题道:“那就三角函数这题开始。”

玩笑结束后,王杰希正经道:“这一题主要是了解sin和cos的三角图像在哪个阶段的升降性。像你这一题,我们可以先用诱导公式转化,然后这个值是由图像左移兀/2长度得到的,所以得出了这个值。”

王杰希在草稿纸上把步骤第一步到最后一步都写出来,方便喻文州的理解。

“有哪一步不理解吗?”

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道:“s和c的三角函数图像我一直记不下来…”

“是吗。”王杰希沉思了一会,把喻文州放在桌子上的手捉过来,指缝相叠,十指扣紧,指肚搭在喻文州的手背上,把喻文州的手背翻在两人面前。

王杰希修剪得当的贝甲在光下泛着光泽,指甲两侧有些小脱皮,手掌的温度比喻文州的要低些,沁沁凉的很舒服。

喻文州又悄悄贴近了些。

“你看,这样我们的关节是不是一高一低就像函数图的升降曲线一样?先看cos的图像,诶把你的食指挺起来,对,这可以看成是y轴或对称轴。从大拇指开始是升……”*

王杰希另一只手的手指点在喻文州突出的关节上顺着滑下,滑到之处的皮肤起了丝丝酸麻感。

喻文州的心思全然不在题目上,手上的触感让他不能专心。

因为双手的交缠,让王杰希必须贴着喻文州说话,磁性又带着些沙哑,卷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黑框眼镜不上不下的卡在鼻梁,淡色的唇一开一张,身上有淡淡洗衣粉的香味。

“听懂了吗?”王杰希侧头问他。

喻文州喉头动了动,随口昂了一声。

“算了,我在讲一遍。”王杰希叹了口气无奈的说:“这回你可得认真听啊。”

喻文州笑道:“我保证。”

王杰希这一次讲的更仔细,举的例子也多起来,各个都生动有趣,令喻文州不得不感叹,王杰希不当个老师真的是可惜了。

讲完三角函数这一题后,王杰希就把手松开了,两人手心都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我给你出道题,看看你懂了没。”王杰希推了推眼镜,用自动铅笔点了几下,然后迅速在草稿纸上写下一串题目。

喻文州哇的一声感叹:“这么严格?”

王杰希把纸推到他面前,认真道:“我要对你负责啊喻同学。”

喻文州接过后挑眉:“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怪呢。”

“是你想多了。”王杰希从容道。

喻文州不再理会他,从包里拿过一只水笔,开始奋笔疾书。

喻文州挺久没修头发了,鬓发和前额发顺着他低头的姿势滑落。

王杰希撑着头,抬手把喻文州的发勾至耳后,指尖还不小心蹭到了他的骸骨。

对方被吓了一跳,侧头用眼神询问王杰希怎么了。

“你头发太长了,我看不到你做题。”王杰希道。

喻文州哦的一声,自己伸手整理好头发。

王杰希轻笑一声,打开自己的理科卷子做起来,两个人很默契的没有说话。

“我做完了。”喻文州先打破沉默。

“嗯,我看看。”王杰希的视线从自己的卷子上移开:“做得很好,重要步骤都做对了。”

喻文州终于松了口气,语气中带着得意的说:“看来我对数学还是有点天赋的。”

王杰希唇角上扬:“你本来就不笨。”

后来喻文州像开窍了一样,一路过关斩将到了最后一题。

王杰希喝了几口水,顺带扭了扭发酸的手腕,休息了片刻以后说:“那我们继续,最后一题是一道概率题。给我们了一个表格,那我们先求未知的值,就是用一减其它已知的值。得到以后,求平均值就一概取个位数为5的,比如15、25、35……接下来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喻文州撑着下巴点头,指尖的钢笔转的飞快。

“试试?”王杰希先例出了一题关于概率的问题让喻文州做。

喻文州看了一眼题目愣住了,题目很短,就几个字,上面写到:求王杰希喜欢喻文州的概率。

王杰希事不关己,一个人塞上耳机听英语听力,他塞着耳机的耳根发红,像是在出卖主人的身不对心。

喻文州笔尖顿在空白处,墨迹不断扩大,最后终于是下定决心了,在空白处写了一个大大的1/2。

对于他来说就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喜欢,另一种自然就是不喜欢了。没什么悬念。

他拿给王杰希,王杰希眉间一皱,扯下耳机:“错了!”

他用笔把喻文州写的1/2划掉,重新写了一个1上去。

他说:“是1,王杰希一定会喜欢喻文州,这是一个必然事件。会做了吗?”

哦!妈妈这个人撩我!喻文州默默捂住发红的脸,瓮声瓮气的说:“会做了。”

“那…给你个奖励?”王杰希把书挡在两人面前,轻啄在喻文州柔软的唇线上。



————END.

从0-1远远比从1-99难的多,这是一道难倒许多人的数学题。

所谓0-1就是看能不能跨出第一步,与1-99的发展不同,0-1是所有发展起步的开始,可以说是一种勇气吧。

*一个数学渣渣自己编的,没有老师的认证,当一个梗就好了(>_<)

评论(19)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