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称呼随意 欢迎勾搭^q^

【喻王】至爱至友

OOC

流水账

最近忙各种考试,好久没更文了抱歉QAQ

给姑娘的娱乐圈点文@星星尘沉 最近文力不够,希望姑娘不要嫌弃(>_<)

————正文

0、

‘日食’是今年最受欢迎的电视剧,从发宣第一天就备受关注。

剧中两个主演人气高,又都得过影帝,其中一个是第六届白熊奖得主喻文州。他的演技柔和又具有爆发力,能把观众带入剧中,无法自拔。

另一位则是第五、七届的白熊奖得主王杰希。演技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各种情绪的转换被称作魔术师的魔术,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

可这两位之前几乎没有合作过,这还是头一次,所以粉丝和媒体都给予很大的期望。

1、

王不留行从城墙上飞下,衣袂飘飘,腰间佩戴一柄长剑,剑身雪白通透,上面雕刻着繁朴的花纹。

墨发被高高竖起,眉间微蹙,淡唇微开:“你来干什么?”

墙楼下的人嘴角微勾,拢了拢身上的袍子,银发堪堪挂在耳后,狭长的眼角满是魅意,他用指尖卷了卷前发道:“来找你啊。”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索公子请回吧。”王不留行靴尖点地,地上涌起一阵白雾把他的长袍吹起,衬得他恍如世仙。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未过门的……”索克萨尔一笑,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住嘴!”王不留行呵斥道,抽出腰间的剑便往他身上刺去,剑气虽厉却毫无伤人之意。

索克萨尔也知,他便信手捏了一个诀,身体周围瞬间升起一罩屏障。

王不留行握紧剑柄,剑气轻而易举的击碎了屏障。王不留行收鞘,眉间微蹙,足尖一点,纵身朝索克萨尔飞去。

“太大意了啊留行。”索克萨尔悬在半空,带着指套的手指在空中一挥,王不留行就被包围在一圈光牢中。

王不留行被光牢圈住,全身都不能动弹,他愠怒道:“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索克萨尔飞过去,揽住王不留行的腰,在空中轻悬了一圈,语气无奈又宠溺:“当然是带你回去完婚啊。”

“卡——辛苦了!”导演冲着场内喊道。
吊着威亚的两人齐齐松了口气,威亚开始运作,两人徐徐往下降。

王杰希吊了一天的威亚,肩膀已经有点隐隐作痛,差点就要重心不稳翻下去,幸好喻文州手快揽住他的腰。

“没事吧?”喻文州关切的问。

“没事。”王杰希淡淡道。

到地面时两人马上分开一段距离,准备下一场戏。

第二场戏是世家命令王不留行去杀索克萨尔,王不留行不愿,于是退离世家之位,与索克萨尔后表明情意。

这一段是牵起两人情感羁绊的重要环节,演的好不好更是直接决定这部剧情感的基调。

王杰希褪下白袍换成了普通的里衣,化妆师走过来帮他把假发的边缘重新沾好。

喻文州:“杰希,你过来一下。”

王杰希走过去,看他正在用勺子搅动着保温桶里的姜汤,味道有点冲,但很香。

王杰希问:“怎么突然煮这个?”

“你前几天不是感冒了吗,然后今天要拍冷水戏,我怕你身体受不了,所以就托助理在附近买了一点。”喻文州拿了一个小塑料杯,舀了一点在里面递给王杰希,又说:“这里我也不太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你尝尝?”

王杰希心里一颤,干巴巴的道了一句谢,就小口小口的嘬起来。

味道有点甜,猜应该是放了点糖把姜味冲淡了,甜辣甜辣的还挺好喝。

2、

索克萨尔闭眼坐在池中,后背轻贴着用凸起石壁砌成的池壁,汩汩的泉水轻抚着他的手臂。

身后脚步声传来,还有脱衣服的淅索声。

“你要想清楚了,踏进这里以后就永远回不去了。”索克萨尔睁眼,语气不明阴晴。

身后声音不停,语气淡淡,倒是很符合那人的清冷的气质:“早就想好了。”

索克萨尔回头,王不留行就现在哪里,皎白的月光打在他圆润的肩头,墨发垂至腰间,眼神间多了一份炙热。

他解开里衫的蝴蝶扣,迎着索克萨尔的目光一步一步走向他。

王不留行踏入池子,冰冷的池水吻着他病白的小腿,他和索克萨尔并肩坐在池中。

一时无语。

索克萨尔喃道:“留行…”

王不留行轻声回应:“我在。”

索克萨尔用力扯过王不留行,把他的里衣褪下。王不留行也揪住索克萨尔的衣襟把他往水里拽。

一黑一白的发丝在水里纠缠,里衣被水灌满,如丝绸一般把两人包围住,王不留行伸手搂住索克萨尔,双唇紧紧贴在一起。

水波把他的眼神都印上眷恋,索克萨尔的心脏开始喧闹不停,他撬开唇齿时冷不丁把水涌进口腔,唇缝里还不时有水泡溢出,温热的舌头互相缠绕着,王不留行合上眼。

接着水色的依托,氤氲的月光打在两人脸上,唇角泄出细碎的微笑。

——“OK!”——

两人从水里腾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粗糙的假发黏在脸上。

“咳咳!”王杰希扒开假发,揉了揉发胀的眼睛。

助理拿着两条大浴巾上来,一条给王杰希另一条给喻文州。

喻文州把自己的浴巾也披到王杰希身上,轻拍他的后背:“还好吗?感觉怎么样?”王杰希不太会水,他是知道的。

“嗯…水有点冷。”王杰希用浴巾遮着眼睛。
化妆师过来把两人的假发卸下,用梳子打理好挂在衣架钩上,就转身去收拾其他东西了。

喻文州抿唇道:“杰希,我有话和你说。”

“你先去回去洗澡吧,这水怪冷的,”王杰希说:“我在休息室等你。”

3、

喻文州到化妆间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等着了,他翻动着厚厚的剧本,肩上披着一张小毯子,银白色的金丝眼镜卡在鼻梁上,卷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指节抵着唇瓣。

看见喻文州后合上剧本,示意他坐下,喻文州要说什么他是在清楚不活了。

于是他先来开口:“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不是像普通朋友一样,但我不能只因为和你一起拍了一部戏,就错认为这就是像剧中一样的,我喜欢的人。这样对你不公平。”*

“我们都给对方一点时间从角色的好感里抽离出来,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就在一起。”

喻文州沉思,最后妥协道:“好。”

次日喻文州补拍了几个镜头就杀青了,剧组的工作人员给他开了一个小欢送会。

王杰希也没单独和喻文州说上几句,他就赶着去G市拍电影,再一次联系是在几个月以后了。

“所以他一直没有联系你?”方士谦把枕头抵着下巴,手里还打着最近很流行的手游。

王杰希边翻炒鸡蛋边回答:“我也没想他能记得。我可没你那么自恋。”

方士谦气道:“喂喂不带这样损我的啊。”他换了一个姿势道:“我倒是觉得他真挺喜欢你的。”

“?”

“前几个月我去一个剧组帮忙剪辑,刚好碰到他,他就拐着弯儿来和我说话,但谈的都是间接和你有关的。”方士谦表情狰狞的按着游戏键:“问的都是你喜欢吃什么,看什么电视,听什么音乐,问的我头都大了——诶诶别掉下去!”

“哦。”王杰希把鸡蛋装盘。

输了,方士谦丢掉手柄:“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快滚过来吃饭。”王杰希夹起一块鸡蛋放到碗里。

方士谦正想过去,接了一个电话后有些无奈的耸耸肩:“任务来了,你自己吃吧。”他站起来伸了个腰:“今晚又要奋斗到深夜喽。”

王杰希面无表情道:“保肾。”

方士谦走后,房间里又安静了许多,王杰希边吃着饭边刷手机。

这时他突然收到一条喻文州的消息:“你在不在家?”

王杰希回:“在。”

那方马上发来一条消息:“那我来找你。”

王杰希沉吟一会,把地址发过去。

喻文州过了很久才回复道:“我很想你。”

王杰希愣了一下,指尖在按键上慢慢戳了几下,最后发送,他道:“我也是。”

他们的关系就像这样没有过多话语的确立了。

4、

喻文州是从机场直接赶来的,连身上的衣服也来不及换,还是粉丝机场返图的那一套。

“杰希吃了饭吗?”喻文州一进门就问。

王杰希侧身让他进来:“刚开始吃。”

“喏,正好我给你带了一点菜,可以配饭吃。”喻文州把盒子打开,里面都是王杰希喜欢吃的菜。

“……过来一起吃吧。”王杰希抬手摸了摸鼻子。

“不了,”喻文州道:“我有点困,能借你沙发躺一会儿吗?”

喻文州拍的电影取景在西北部,这几个月下来瘦了不少,也晒黑了不少,拍摄的艰苦王杰希自然是清楚,他便说:“当然。”

王杰希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往客厅处一瞥,喻文州已经睡沉了,他从厅里拿了个毯子盖在喻文州身上。

他站立了许久,最后无言,轻轻关上灯。

第二天醒来时,喻文州已经走了,他放在桌上的钥匙也没了,一条信息也静静的躺在王杰希的手机里:“今天早上还有个发布会,晚上再来。”

王杰希唇角上扬,给他回了一条消息,然后哼着小曲儿去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王杰希第一次觉得工作结束的这么快,在楼下的时候抬头看,心里如同屋里隐隐亮着的橘黄色的暖光。

王杰希深呼一口气,打开门就看见喻文州挽着袖子舀了一勺汤抵在唇边,看见王杰希就招他过来。

王杰希顺从的走到他身边,用指肚虚托勺肚,轻嘬了一口。

“好喝。”王杰希赞赏道,边把碗筷摆好。

“我还担心味道太淡,不合你的口味。”喻文州笑道,用精致白瓷碗装盘,翠绿的芹菜配上橙红的胡萝卜令人食指大动。

王杰希凑过去挑了一个放在嘴里:“我之前怎么没听说你会做饭啊。”

喻文州说了一声小心烫,又说:“我说临时为你学的你信吗?”

“不信。”王杰希果断道。

“好吧。”喻文州摊手。

5、

吃完饭后王杰希就主动承担起洗碗的工作。喻文州几次想进来帮忙都被王杰希了轰出去。

无奈喻文州只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几分钟后以后王杰希端了一盘小西红柿出来,发现喻文州正津津有味的坐在沙发上看王杰希出道时的电影。

“你怎么在看这个啊。”王杰希失笑。

喻文州笑道:“因为真的很好看啊,杰希的演技也很棒,完全看不出来是刚出道。我都要成为杰希的脑残粉了。”

兵器的打斗声声和着王杰希的轻笑:“您就净胡说吧,看的这么认真,穿帮都要被你看出来了。”

喻文州把身子埋进沙发里,看着电视里的角色挥剑斩其发丝时还是不由得被扼住呼吸。

真的很难把这个不被情困,不被念扰的无欢和王杰希联系在一起啊,不然怎么说一个演员能复活一个角色呢。

“张嘴啊——”

喻文州顺从的张开嘴,让王杰希投喂。

喂完喻文州,王杰希也给辛劳半天的自己喂了几颗,随后坐在喻文州的旁边,头舒舒服服的靠在喻文州脖颈处,两个男人的重量把本就柔软的沙发陷的更下了些。

喻文州的腿缠住王杰希的腿,两人像八爪鱼一样扒着对方。

“别乱动,看个电影还不老实。”王杰希作势呲牙。

“你这场戏拍的真好,”喻文州笑道,侧头吻着他的头发:“简直把无欢演活了。”

王杰希道:“可别夸我了,我都要膨胀了。”

“有我拉着你呢,放心。”

‘满城风雨’这个电影王杰希自己看了不下五遍,一是因为王杰希要检查自己的演技情感有没有到位,二是因为王杰希是真的很喜欢这个电影,剧情和角色的定位都无可挑剔。

王杰希不得不承认叶修在演戏和导演这一块简直就是鬼才。

“诶,文州,跟你说一件特好玩的事儿。”王杰希忽然对喻文州道。

喻文州伸出手揉了揉王杰希的后颈,缓解他的疲劳:“嗯,你说。”

王杰希眯着眼,声音都带有笑意:“当时有场戏是黄少天要拿剑砍叶修,结果黄少天砍嗨了,直接就把道具树给砍断了,叶修当时还嘲笑他说,没想到哥的魅力这么大啊。”

喻文州见王杰希生动起来的眉眼也不由得笑道:“叶神的嘲讽功力倒是一点也没下降。”

“是啊,他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王杰希道。

喻文州转了个话题:“在西北拍戏的时候,大家都睡得是帐篷,拍的累了就席地而坐,仰头就是满天的星空。有一天我睡不着,看见满天的星星后你猜我想到了谁?”

王杰希笑道:“我能不能自恋一下——是我?”

喻文州弯了弯眼,语气轻软下来:“是你。”

“在剧组的时候很累,但每次一想起你就会不自觉笑出来,总是在想,杰希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约定,他会不会已经把我给忘了。”

“忘不了。”王杰希轻声道。

喻文州直起身子吻住他,王杰希勾住他的脖子,在唇上缱倦片刻后离开。

半场的电影让他紧绷一天的神经放松下来,王杰希眼皮发重,到后面就直接没声了。

电影也堪好到了尾声,喻文州知道,明天过后他们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工作,还是粉丝观众眼中的好演员,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但有些只有他们知道啊,喻文州轻笑吻了吻王杰希柔软如心的发。

————END.

*这段话具体是在哪里看的记不太清了,当时就觉得特别适合喻王理性的恋爱就记下来了hhhh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