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这里浮舟,称呼随意
产粮小户(重点!!)
正在磨练文笔( cTuT )
感谢大家喜欢




欢迎来提议
感谢陪伴
一起共勉

预防针

年下设定
OOC我的
小孩儿湛×儿科医生羡
  "慢走~小朋友再见~"

  魏无羡送走了最后一对母女后终于像力气耗尽般葛优瘫得躺在椅子上。

  和魏无羡一个科室的护士打趣道:"魏大医生赏个脸一起去吃饭吗?"

  魏无羡笑着指了指墙上的钟道:"绵绵妹妹我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呢。"

  绵绵翻了个白眼,把护士帽脱下来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子里:"今天莫不是又是蓝前辈值班?"

  蓝前辈名蓝启仁,是姑苏医院的院长。其扬名之作不是别的,正是刻在姑苏医院门口石头上的四千多条院规!

  魏无羡刚来姑苏医院实习的第一天晚上,耐不住酒瘾翻墙出去买了几壶当地有名的天子笑,正在准备翻回去时,被值夜班的蓝启仁抓了个正着。不但被他亲自监督抄完了四千条家规还被告知了江枫眠。
直到现在每次蓝启仁值班,魏无羡都不敢翻墙,早退。不是魏无羡怂,只是他不想再让江家,江枫眠为他蒙羞。

  魏无羡道:"嗯,你猜对了。绵绵你去吃饭吧,我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

  绵绵也不推脱,朝着魏无羡挥了挥手:"拜拜。"

"魏医生?"

  魏无羡沐浴在阳光下,暖暖的阳光照的他昏昏沉沉,身边四处飘着棉絮。

  魏无羡闻声抬头望去,门口有一大一小两个小孩。五官相似,只是一个瞳色深,一个瞳色浅如珀色。一个面如春风和煦,嘴角总带着浅浅的微笑,一个却如腊月的寒冰,嘴角总是微微往下,虽眉眼还没张开,但约莫可以看去日后的俊美。两人皆身着白衣白袍,额头还戴着一尺宽的云纹抹额,发带长及腰,被风吹的在空中飞舞。

  "嘿!你们是蓝老头…蓝前辈的侄子?"

  那个较年长孩子礼貌的回答到:"是的,我叫蓝涣,这是我弟弟蓝湛。我是带阿湛打预防针的。"

  好嘛,还把原因说清楚了。

  不过魏无羡真是越看他们两个越可爱,特别是蓝湛,明明没多大还要故作老成,肉肉小脸真是让人好想捏啊…

  魏无羡也确实这样做了,当着人家哥哥的面把他的脸揉长揉扁。

  蓝湛似乎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出于'长辈'的关爱(?)整个小脸气的通红。
 
"你!!不知羞耻!"
 
'噗'魏无羡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连说话都这么古板啊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小古板!"

"…阿湛"为什么我从弟弟脸上读出一丝高兴?!

  闹了几分钟,魏无羡终于想起要给蓝湛打针。他一边用针头吸着药物一边哼着小曲,医袍的袖子被他挽起,露出雪白精壮的小臂。

  准备用具的期间,蓝湛已经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站在旁边的蓝涣也帮着弟弟把袖子卷起来,露出一节肥肥的藕臂。

  "阿湛别紧张,一点都不痛的。"

  "…不紧张。"

一边的魏无羡听的有趣,忍不住插话:"嘿,你们俩说话真有意思!别紧张,哥哥技术好的很,让你感觉不到一点儿疼!"

  魏无羡给蓝湛涂了一层酒精,他明显的感觉到蓝湛的小身体的一哆嗦。

  魏无羡一针下去快准,连在一旁的蓝涣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蓝湛没见过魏无羡认真的样子,毕竟他们才刚认识不但半天,而这半天魏无羡给他的感觉又是吊儿郎当,没脸没皮…

  蓝湛顺着他的手慢慢向上看。一双紧抿的红唇有些干裂,但嘴角上挑有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再向上就是鼻子,他的鼻子高挺又衬得五官更加英气,魏无羡的鼻息轻轻喷在蓝湛脸上湿湿痒痒的,还有股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味道。而魏无羡生的最勾人的便一双桃花眼向上勾,微微一笑眼底就会有万丈春光旖旎。

在蓝湛看的入神时,魏无羡的身体已经离开。

  蓝涣轻轻提醒:"阿湛,已经打完针了。"

  蓝湛看魏无羡看的眼睛酸涩,便用肉手揉揉眼睛。

  魏无羡却道:"呦!不会要哭了吧?"

  "魏医生,阿湛只是…"眼睛疼啊…(弟弟你瞪我干嘛…委屈TT)

  "别哭别哭,哥哥给你糖吃。"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糖,一个给蓝涣,另一个由他亲自塞到蓝湛嘴里。蓝湛有些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还是安静的把嘴里的糖吃掉了。

  魏无羡舔舔拿过糖的手指,看着吃着糖的孩子,嘴角勾出一丝微笑。

一个星期后——

  云深不知处,小蓝湛一本正经的收拾着小书包打算出门,刚到门口,就遇见刚回来的蓝涣。

"阿湛要出去?"

"嗯…"

"……去打预防针"

——END——
  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 感觉写的太啰嗦哈哈哈 写的不好请见谅【鞠躬】

评论(13)

热度(46)

  1. 璇璇浮桥一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