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护着王杰希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我爱王杰希

【喻王】所谓助攻

OOC 流水账 慎入

王→喻         王→←喻

如果有什么专业类的问题纰漏,请多多包涵o>_

————正文

喻文州和往常一样背着画具,找到他平常画画的地方,展开小板凳坐下。

苏黎世已经快入冬了,温度也很快褪去夏天的温暖。喻文州裹紧身上的大衣,指尖有些发白,画了几笔发现线条僵硬,他索性放下笔先暖暖手。

喻文州是南方人,大学第二年来苏黎世留学。如今已经快毕业了,日常喜欢来苏黎世湖附近写生,还有些路人还误以为他是街头艺人,让喻文州帮他们画画,一张瑞郎递过来让喻文州哭笑不得。

手被捂热之后,喻文州才执起笔开始画,中间有一条小道,两边有很多椴树,树干约有三四个人圈起来那么粗,叶子已经掉了一半,剩下的大也是枯黄的。湖水上隐隐飘着霜晶,鹈鹕也趁着湖面还没冰封,宽嘴往湖里一捞,把满满的湖水和小鱼存于喉囊中。

早晨的苏黎世湖是安静的,湖边冷风冽冽,来的多是一些老年人,喻文州在里面显得有些突兀。

画到一半,喻文州突然没了手感,只能掏出包里的早餐面包啃起来,有点硬,还干,喻文州在心里评价道。

几口塞完,喻文州搓了搓指尖的碎屑,望向湖边,发现一个人。那个人看起来也是个学生,面皮冷白,看不出是欧洲人还是亚洲人,连帽衫的帽子把人遮的严严实实,穿着很普通的运动裤,显得很单薄,随着跑步晃动的耳机线有些不听他的缠在脖颈上。

喻文州之前没有见过他,可能是最近才开始晨跑,喻文州转了转铅笔,把那人加在自己的画上。

喻文州收拾好画板,随眼瞥见那人还在跑。真有精力啊,喻文州感叹道。

不知道是不是喻文州感叹声太大,那人竟缓缓停下来朝喻文州方向看去。

两人的目光交汇,这是喻文州便可以确定了,那人是亚洲人。

喻文州有些抱歉的朝他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身后的画板,表示自己是来写生的。

那人看了喻文州几眼,也向他颔首,然后自顾自的又顺着河道跑起来。

果然背后不可语人是非,喻文州默默拍了拍自己的嘴。

“哎呦我的祖宗你到哪里去了,那个老家伙到处找你呢!”黄少天,喻文州的老乡,两人在飞机上认识的,虽然没有两眼泪汪汪却也是相见恨晚。

“罗福特教授?”喻文州心里突然有些虚。

罗福特教授是所有学生的噩梦,他总是用满嘴的奇怪的腔调去教育他们,拿论文说这里字句意思不同,更往小就是去纠标点的错。对罗福特教授来说,如果没有退回去十次以上,那么这一篇论文就不算好论文。

喻文州从罗福特教授处出来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黄少天迎上来,给喻文州递了一杯热巧克力:“还好吧,老家伙为难你了?”

喻文州收回心神吸了一口:“那倒没有,今天不知道到怎么了一直夸我。可能是我写的太好了吧。”

“去去去,脸皮可真厚!”黄少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喻文州喝完最后一口热巧克力,找了个垃圾桶扔进去,随口提了一句:“少天,你知道王杰希是谁吗?”

“…王杰希?你问他干嘛?”

“刚刚听见教授在电话里一直在夸他——诶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喻文州挡回黄少天审视的目光。

“感情老家伙刚刚不是在夸你啊。”黄少天撇撇嘴,像是错过了一个大新闻:“王杰希也是留学生,比我们早来一年,现在在准备考研,前几年的奖学金几乎都要被这位学长承包了。”

喻文州默默咽了咽口水,竖起大拇指。

苏黎世晚上如果下雨,那么第二天的天温度肯定会骤降,这是本地人都熟知的规律。

喻文州坐在小板凳上打了第三个喷嚏,他紧了紧并不保暖的围巾,颤抖着双手作画,要在下雪前画完,喻文州马上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今天那个晨跑的人没来,连老大爷都少了好多个。松树枝上凝了霜晶,苏黎世湖的水也停止了流动,白雪皑皑的世界到来之前,喻文州停下笔,在右下角写上署名后伸了个大懒腰。

离和黄少天赴约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店是黄少天挑的,在班霍夫大街附近,街边的长椅坐满了三三两两的情侣。

喻文州往手心里哈了口气。

“这里!”黄少天向他招手。

喻文州在他对面坐下,餐厅里开着暖气,喻文州卸下围巾和绒帽,暖气顺着脖子溜下,皮肤起了阵阵的小疙瘩。

站在吧台等候的服务生往这里看了一眼,见人齐了,便拿起点菜机朝他们走来。

“您好,请问要点些什么。”服务生问。

喻文州一愣,服务生是用中文问他们的,看来听到了黄少天的话了,应该也是中国人。

喻文州假意松了松领子,悄悄看了看那个服务生。在有暖气的屋里穿的有点少,统一的黑衬衫和西装裤,袖子往上卷了几卷,纽扣也松了几颗,露出精瘦的腕臂,指尖在点菜器上戳戳点点。

黄少天点了几个比较经典的菜,把菜单递给喻文州。

喻文州摇头。

服务生忽然出声:“我不建议点煎土豆饼,今天送来的土豆有点长芽了。”

黄少天点头,对服务生笑道:“那就换成蔬菜卷吧,谢谢王杰希学长。”

喻文州心里一跳,抬头就对上王杰希的眼睛,王杰希?那个晨跑的人?!

王杰希似乎也认出他了,对他淡淡一笑,马上移开视线:“菜一会儿就上来,请你们稍等。”

王杰希走后,喻文州才小小的喝了一口面前的柠檬水:“故意的?”

“诶打住!你可别误会我,我可是真想带你来尝尝这里的菜,谁能想到他在这里做兼职啊。”黄少天眯了眯眼,用叉子叉了一颗小番茄送到嘴里。

“信你才怪。”喻文州皮笑肉不笑的拉了拉嘴角。

两人扯皮扯了许久,王杰希就端着菜过来,放菜的时候还用小指垫了一下,愣是没发一点儿声响。

王杰希看了一眼单子:“菜都上完了,你们慢用。”

喻文州轻声说了一句谢谢学长。

黄少天也说:“学长也一起来吃吧。”

这种客套话也没人会当真,王杰希摇头说:“不用了,你们慢慢吃,有事儿叫我。”

转身就用流利的德语给隔壁桌的一对老夫妇点餐。

“喏,尝尝蔬菜卷。”黄少天戳了一小块给喻文州。

喻文州一口塞下,脸颊吃的鼓鼓的:“好吃,但我不喜欢茼蒿。”

喻文州的指导员在这期间找过他几次,让他多花一点心思时间在他的论文上。

又说罗福特教授私下找他,说他其他成绩都很好,为什么就是论文这么差,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意见,如果有的话可以直说。

喻文州连忙挥手:“不是不是,是我的问题——我会重写的!”

辅导员想了想说:“这样吧,我推荐你去找一个人,JIEXI WANG。你应该认识的,他也是中国人。他的论文曾经拿过奖,我想你可以去找他,他一定会帮助你。”

说完,拿出记事本在上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撕给喻文州。

喻文州趴在床头,那张纸被他折成纸飞机放在手心。

为了毕业!喻文州果断拨打了电话,拨号声还没响几下就被接起,穿来的是对方略带沙哑的声音。

喻文州马上自报家门:“王杰希学长你好,我是喻文州。我们之前在在餐厅见过的。”

对方那里静了一会儿,随后传来布料摩擦,想必是从躺在床上变成正襟危坐了。

对面清了清嗓子说:“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喻文州说:“是这样的,我听指导员说学长的论文写的特别好,所以我能不能找学长指导一下论文?”

王杰希没想太久就答应了:“行,你明天还要去写生吗?”

“去的。”

“那明天我来找你。”

看来这位学长个热心肠,喻文州松了口气。心里是十分感激的,毕竟很少人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去教别人写论文。

喻文州缩在长椅上,手里抱着自己的小画板。
今天穿的挺显眼的,王杰希应该能看到吧,喻文州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的深蓝色针织帽。

寒风划过喻文州的脸,睫毛冷不丁扑翅了一下。

忽然,温热的杯壁贴在喻文州脸上,上方传来王杰希的声音:“不好意思,来很久了?”
喻文州摇头,往长椅旁边挪了挪,王杰希就顺势坐在他旁边:“不知道你有没有吃早餐,就随便买了一点东西。”

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袋子道:“让学长破费了,等论文过了我就请学长吃饭!”

王杰希轻笑:“看来为了这顿饭我一定要好好教了。”

喻文州也翘了翘眼睛,用牛奶捂了捂手。

他们找了一家附近的图书馆,图书馆里几乎是小情侣的约会圣地,他们在里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带的是笔电?”王杰希迅速切入正题。

“啊不是,用纸打印出来的。”喻文州迅速正经起来,从包里拿出一叠纸。

王杰希接过纸,粗略的看过一遍,唇线微抿:“所以你这篇论文的主题是什么?”

喻文州愣了一下,把已经了然于胸的主题说出来。

“可你的论文里根本没有把你的主题突现出来。”王杰希说。

王杰希唰唰的又翻了几页,什么也没说,气氛有些低。喻文州仿佛回到儿时被班主任训的时候,他有些不安的用指尖卷着页角。

“带了钢笔吗?”王杰希抬头问。

“带了!”喻文州迅速掏出钢笔,一副求表扬的表情。

王杰希说了句谢谢,在句子上写写画画了很久,又纠正了一些语法错误,白白净净的纸上霎时有了许多墨色的笔记。

他把纸翻到背面,用钢笔把喻文州论文想写的大致大纲写出来。

“嗯…我对这个专业不大了解,如果有错的你可以提出来。”

喻文州点头,表面从容,心里其实已经波涛汹涌,几眼就能把别人寻思半天的重点找出来,难怪所有导师都对他赞叹不已,思考角度刁钻,像是魔术师的戏法。

“你可以从这几个方面着手,把你最原始的想法写出来就可以,我觉得你没问题的。”王杰希钢笔在纸上点了几下,在上面写了几个关键字。

喻文州眉间微蹙,半天没说话。王杰希也不催他,在旁边静静等着。

喻文州好像抓到了什么,猛的吸了口气:“我好像懂了!谢谢学长!”

王杰希也终于露出的微笑:“能帮到你我也很开心。”

两人也在图书馆门口分手,喻文州忙于会宿舍改论文,而王杰希也回去准备自己的研考了。
在罗福特教授通过论文的一瞬间,喻文州整个人兴奋到不行,想立刻打电话给王杰希。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论文过了?”王杰希语气里含着淡淡的笑意。

喻文州也不自觉的勾起笑容:“是啊,可以履行学长的那个饭约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换一个称呼。叫王杰希吧。”

喻文州心里轻轻一弹:“…王杰希。”

两人的饭局被约在下个星期天。地点约在王杰希兼职的那个餐厅。

“你的主场,请开始你的点菜。”喻文州戏谑的把菜单递过去。

王杰希顺从的接过菜单。

“最近很忙吗?”喻文州撑着下巴。

“还好,在准备一些考研的材料。没什么大事。”

他点了几个经典又不算贵的菜,很适合学生党。

“不好意思,蔬菜饼不加茼蒿。谢谢。”王杰希突然说。

喻文州心脏抽了抽,故作镇静道:“很少有人会来苏黎世留学。”

王杰希耸耸肩:“因人而异吧,苏黎世是个很美的地方,我挺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的。而且你不也来了吗?”

喻文州笑道:“可别套路我了。”

王杰希搅了搅面前的柠檬汁:“不开玩笑了,你是G市人?”

喻文州从容用粤语道:“是啊。那让我猜猜——你应该是B市人吧。”

王杰希挑眉:“明白人儿。我觉得我的普通话还挺标准的啊。”

喻文州眯眼笑:“儿化音骗不了人。”

两人绷不住了,同时发出一声轻笑。

乡话在异国显得有些奇怪,但两人的关系却是被一点点拉近。命运像一条红绳,系着两人的指尖,越缠越紧。

“嗯??说好一起挂论文,你却突然过了?!我行不行我也要去找王杰希给我补补!”黄少天拍案而起,发现周围的人都在往这里看,又悻悻的坐下去。

“他最近忙考研,你可别去打扰他。”喻文州道。

黄少天捂心痛呼:“你不是我的好文州了!你才和他认识多久啊就胳膊肘往外拐,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喜欢?喻文州马上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黄少天显然是开玩笑的,可喻文州却真的细细琢磨起来,同性恋在国外并不少见,喻文州身边也有些个,他是并不排斥的。

喻文州的恋爱经验少,在出国留学前也只谈过一两个,也都是女生,于喻文州而言,王杰希也不过是他一个敬爱的前辈和后来变成的好朋友。

打脸来的突如其来,第二天一个女生就挽着王杰希的手臂出现在喻文州眼前。

女生长得俏美,一双圆核眼,五官甚是精致:一头栗色的小卷发,穿了一袭苏格兰短裙,修长的腿套着过膝长袜,小皮鞋踢踢踏踏的踩在石阶上,一副充满活力,完全不怕冷的样子。

王杰希有些无奈,帮她拢好围巾,浅色的唇一张一闭,不知道在说什么。

女生嘿嘿的笑了笑,看着附近的风景,她突然朝喻文州那里看了一眼,然后拉着王杰希过来。

喻文州从容的微笑是怎么也扯不出来,只能把头低下,挡在画板后。

“先生您好,可以为我们画幅画吗?”女生歪头,两个酒窝深深的嵌在小脸上。

她显然也是把喻文州当成街头艺人了。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只是来这里写生的,于是正准备拦着女生。

谁想喻文州却说:“当然可以,您请坐。”

王杰希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喻文州只是浅浅一笑。

喻文州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王杰希,王杰希的额发软软的搭着,锋利的颚线隐于发下,耳尖有些冻的发红,眼睛微微弯起,直直的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他暗骂:去他妈的好朋友。

手下动作越来越快,深浅交叠,身形也渐渐成形。

王杰希和女生亲昵的靠在一起,喻文州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这不,手一使劲,把笔芯折断了。

喻文州低道一声抱歉,重新用美工刀削了一根。

画完后,喻文州揭下画纸递给女生,另附上一张王杰希的单人相。

女生甜甜的道谢,正想掏钱给他,被王杰希拦下,这时再给钱就是真真的侮辱他了,王杰希对女生说:“你去旁边等我。”

随后对喻文州说:“抱歉,家妹第一次来苏黎世,什么也不懂,你别介意。”

“…是你妹妹?”喻文州说话都有些磕巴。

“嗯。怎么了?”

喻文州松了口气,笑着说:“我还以为你要属于别人了。”

“嗯?”

……

“王杰希,我喜欢你。”

日后,黄少天饶有趣味的听喻文州讲之前向王杰希表白过程:“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啊,”喻文州转了转指尖的钢笔:“然后他说…”

“你这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

噗,你这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黄少天默默诽腹,最后假意摸了摸鼻子,掩住嘴角的笑意。
也不枉我这么费心费力的帮王杰希助攻了。以后你俩可要请我吃饭啊,黄少天心想,喝了口水,深藏功与名。

————END.

写不出来很高级的故事,但以后会继续努力!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