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不定期掉落糖块

【喻王】情难自已

傻白甜    OOC    慎入

想想文州叫杰希前辈就hin苏苏苏苏苏啊!!!

————正文————


“文州走吧走吧走吧走吧走吧走吧再不走拉面店就要关门了你快点快点快点我已经要被饿死了我现在都能吃下一头牛了啊啊啊不两头牛!”黄少天大喇喇的拉过喻文州的书包,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包里。


喻文州在旁边看了有些心疼自己的东西,抬手阻止黄少天的动作:“少天,我自己来吧。”


“不用客气!我都已经帮你收拾好了走吧走吧走吧我们快点去吃拉面啦!”黄少天拉起拉链,往自己身上一背,动作怎么看都像是做了无数次的。


“两份豚骨拉面,谢谢。”喻文州和黄少天顺着指引坐到最里面的位置。


这家拉面店在两所高中附近,且在偏僻的巷子里,要找到不是很容易,所以来这里的人无非就两种,一种就是像喻文州黄少天那样的蓝雨高中学生,还有一种自然就是——


“诶文州,那个是不是微草的王杰希啊。”黄少天咬断拉面,用下巴指了指喻文州后面。


喻文州头偏偏了一点,看见了对方的后脑勺和肩膀,喻文州回头点点头道:“是他。”


机会主义者看了一眼喻文州,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低头喝了一口汤道:“你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喻文州刚开口:“不用…”


黄少天突然喊道:“王杰希!”


那人转头,一根短短的拉面头还夹在他双唇中间,他呲溜的吸进去,试探的叫道:“喻…文州?”


被点名喻文州手一抖,拉面全掉回汤里,他回应道:“是我,王杰希前辈。”


“那我呢那我呢?”黄少天指了指自己。


王杰希思考了半天,最后摇摇头道:“抱歉。”王杰希正经的表情让喻文州有些忍俊不禁,明明是记得的,却偏偏要这么气黄少天。


两人忽略了黄少天的垃圾话,很自然的聊了几句。


“前辈也经常来这里吃吗?”


“偶尔来,只是今天做实验的时候闻到了这里拉面的味道,馋的不行,所以就来吃了。”


喻文州点点头,还想说什么,就见王杰希随意喝了几口汤,扫了几眼手表以后站起身,朝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微微颔首道:“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黄少天有些赌气的没理他,只是朝他挥了挥手,喻文州则是笑的说了几声再见。


两人也迅速吃完,起身去付钱。


老板用围裙擦了擦手,看着递过来的钱摇摇手:“不用给啦!刚刚那个微草高中的学生已经付过啦!”


是了,微草的学生就只有刚刚看见的王杰希了。


“不是说微草和蓝雨的学生不对头吗?我看你们还挺好的啊。”拉面店的老板聊八卦似的瞎聊了几句。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额上滑落几条黑线,两间学校的竞争已经连拉面店的老板都知道了吗…


微草和蓝雨之间的竞争还起源于第五届全国RY高中生知识竞赛。


当时微草高中势如破竹获得了第五届的冠军,正想再冲刺第六届时,却被蓝雨高中截断,虽然第七届还是重新被微草收入囊中,但两校的竞争还是就此开始。


不过其实两校同学的关系真没这么差,有空的时候还会出来一起聚餐吐槽吐槽自己学校什么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分手后,独自往自家小公寓走去。两侧种的都是一些颜色不同的鞭炮花,到了开花的季节青藤上就结满了鞭炮花,一朵一朵自然向下垂落,花瓣会随着偶然吹来的清风一齐舞动,地上也常常会掉满鞭炮花,橙黄的花朵铺在地上成了花路。


‘喵——喵。’喻文州顺着声音,找到了靠墙的一个小角落,一个纸箱静静的放在那里,纸箱的外壁已经有些脏了,但纸箱的四个脚被人很好的用胶布粘在一起,箱子上也用马克笔写了几句话,大概是希望有能力的人能领养这只小猫。


喻文州打开箱子,一股猫独有的气息迎面而来,是一只小白猫。


喻文州有些惊喜,他伸手想把它抱出来,却被软乎乎的肉垫一掌拍开。



喻文州是个狂热的猫控,对于猫这种傲娇又可爱的生物,他这位暂时没养过猫的铲屎官显得格外兴奋。



喻文州把手扒在纸盒子上,表示自己不动它,接着细声细语的对它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白猫叫了一声,然后就自顾自的舔着自己爪背上毛,身后的尾巴频率极慢的晃了两下。


“嗯嗯,小黑啊。”


“喵!”小白猫的尾巴立刻立起来,露出两颗白森森的犬牙,琥珀色的瞳孔也幽幽的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轻笑,从包里翻出一根今天黄少天给他的香肠,三两下剥下包装,把香肠放在小白猫面前。


小白猫侧头,把香肠踢到一边,鼻子里发出一声短短的气声。喻文州歪头,试探的用手勾着小白猫的下巴:“嗯?看起来已经吃过了啊。”


小黑被撸的舒服,没有再为小黑这个名字对喻文州眦目相对,也主动亲近起喻文州,毛绒绒的耳朵蹭着喻文州的手背引起阵阵鸡皮疙瘩。
“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走啦,明天来看你。”喻文州轻轻把纸箱合上。


此后每次上学或放学喻文州都要拐过去看看小黑,有时它会趴着睡觉,有时候好脾气的和喻文州打招呼。


但久而久之喻文州发现不止他一个人会来看小黑,为什么这么说呢,喻文州挑起小黑箱子里的香肠包装,软软的垫子上还沾有小小粒的面包屑。


那人可能比喻文州发现小黑的时间早,不然小黑怎么会允许他把自己的垫子换成新的。哼!


这天的天气很阴沉,雷声隆隆的响却不见一滴雨落下,乌云一层又一层的叠在一起,把蔚蓝的天空埋的阴实实的。


“要下雨了。”喻文州自言自语道,他突然站起来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去哪里啊!还有十分钟才下课啊?”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袖子。


喻文州有点急,也顾不上说这么多,套上外套往外走:“少天帮我和老师解释一下!”


果然,走到半路黄豆大的雨点就应声落下,喻文州暗骂一声,把带好的伞撑开,加快了脚步。


箱子前面蹲着一个人,用宽大的衣服挡在纸箱上。


“王杰希前辈?”那人回过头,头发黏在额头,看不见眼睛。



喻文州赶紧跑过去,把伞抵在王杰希头上,王杰希已经湿透了,微草的校服被他用来挡雨,白色内衫也已经紧贴皮肉显出肉色,日常里蓬松松的头发也黏成一条一条,雨滴顺着鼻梁流下,没在水纹里。


“喻文州?”王杰希有些难受的眯着眼睛,不确定的问。


喻文州脱下身上的校服披在王杰希身上,掏出纸巾给王杰希擦干净,开玩笑道:“希望前辈别嫌弃蓝雨的校服。”


王杰希摇头换了一条支撑腿对喻文州说:“附近有什么躲雨的地方吗。”


这附近都是套房,也没什么房檐大到够他们躲雨,他思索了一会儿说:“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家。”


喻文州让王杰希撑伞,自己去抱箱子,呦,还挺沉,他放低手肘,尽量让里面的小东西在不察觉的情况下移动。


箱子的下面已经完全被浸湿了,雨水混着泥土沾在喻文州的下摆,内部的潮湿感让猫也有些不适。小黑用肉垫拍着箱子侧边,一撮白毛从缝隙里钻出来。


“小C别出来,小心着凉,一会儿就到了。”王杰希拉了拉肩上喻文州的校服,再用手心轻轻把它按下去。


里面开始玩心大起,用舌头舔他手心和指尖。


“是前辈取的名字吗?”喻文州突然开口。
王杰希点点头,把雨伞往后倾,雨水低落在两人脚后跟,他说:“这几天是你照顾小C的吗?”


“啊…是。”喻文州有些心虚。


王杰希笑道:“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很难得看到小C这么喜欢一个人。”


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就回到了自家楼下,王杰希钻出伞,把伞把挂在喻文州臂弯上,用手掌挡在眉目上,他向喻文州笑:“我就不进去叨扰了,明天我再来接它。”


“还下着雨呢!伞带走吧!”喻文州有些着急的想追出去,奈何还抱着个小家伙。


王杰希对他笑,烟雨的朦胧没有阻挡他星辉灿烂的眉眼:“没事,反正身上都湿了。你快进去吧,小心着凉。”他转身走向雨幕,身上还披着蓝雨的校服。


喻文州心里突突的被敲击了一下,小臂和指尖像蚂蚁啃咬一般微微发麻。


第二天喻文州很早就抱着小C在楼下等王杰希,王杰希也很准时的到了。


王杰希看到小C是有些惊讶:“你给换装备啦?!做的很棒啊。”


“那个纸箱湿的不能用了,所以临时起意给小C换了个新家。”喻文州笑答。


两人把小C放回原处,不放心的移了好几个地方才去上学。


“啊,那个你的校服。”王杰希把喻文州的校服递还给他。


喻文州接过校服,淡淡的柠檬味传来,看来对方把它洗的很干净,还特地把褶皱熨平了。


“谢谢,麻烦前辈了。”喻文州穿上校服,把领子拉到最高,下巴埋进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


王杰希很无奈的说:“别叫我前辈,怪别扭。叫我王杰希就行了。”


喻文州乖巧的眨眨眼道:“可我就喜欢叫你前辈。”


在两个学校的分岔路口,喻文州先叫住王杰希:“前辈,下课一起去看小C吗?”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道:“好啊。”


“我在微草门口等你。”


天不遂人愿,王杰希独自被教授留下来整理实验室,等人全都走光了才收拾完,他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抓起背包就冲出去。


喻文州在门外等着了,有些无聊的用鞋搓着石块,看来是等久了。


王杰希有些抱歉的走过去:“等很久了吗?抱歉,突然就被通知去整理实验室了。”


“没事,走吧。”


喻文州的袖子有点长,袖口用松紧带拉起。手则缩在袖子里,多出来的小半截袖子被他百无聊赖的随手臂的摆动轻晃。


两人袖子淅索的摩擦声在王杰希耳边被放大,他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他摸了摸鼻子,想往边上撤一点。


“杰希,你看我袖子里有什么。”喻文州把袖口对着他,笑语晏晏的说。


王杰希挑眉,抬手轻轻托喻文州的手袖子,往里面看也只能看见白绸的内袖,和握成拳的手。他疑惑的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一声轻笑,捉住王杰希的手往袖子里带。


一蓝一绿的条纹从肩缝到袖口,款型一样的校服袖口抵在一起,两只手在衣袖里纠缠,很好的被袖子掩饰住了。


“前辈应该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吧。”喻文州趁机钻进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指肚上薄薄的茧相贴,指尖泌出湿热的手汗。


王杰希咳了一声,拉起衣领子,一手把拉链往上提,遮住了淡红的脖子,他瓮声瓮气的嗯一句。


喻文州不聊了:“前辈也没还没吃饭吧,前面有一家蛋挞店,味道还不错。”


喻文州把锡纸往下掰,递到王杰唇边,酥脆的挞皮醇厚的蛋浆让人食指大动。


王杰希微微开口,在蛋挞上咬下一个小月牙:“味道不错。”


“我也觉得不错。”喻文州就着那个月牙咬了一口。


两人在袖子的掩护下坦诚,在街上走走逛逛,还去宠物店买了一些给小C的猫粮。


“它睡着了。”王杰希扒开箱子,轻手把小C身上的沾着的一根稻草捏掉,抬手轻缓的揉着它的后脊,睫毛微垂,淡色的唇角翘起。


喻文州蹲下来,侧头把脸贴在膝盖上,看着王杰希眼角满满都是宠溺,他伸手,宽大的手掌压住王杰希翘起的头发。


“没大没小的,刚刚还叫前辈,现在就现出原形了?”王杰希嘴角泄出一声嘲讽,反手捏住
喻文州的下巴,指尖微屈,在他下巴处轻挠。


喻文州乖巧道:“喵~”


王杰希噗了一声,侧头啄在他圆润的唇珠上:“小学弟欠调教。”


喻文州强硬的回吻回去,湿濡的舌尖钻进对方温热的口腔:“请前辈赐教。”




————END.

喻:小C名字的由来是什么啊?
王:哦,没什么小猫,小CAT,小C。
喻:……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