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称呼随意 欢迎勾搭^q^

【喻王】醋鱼

@福斯爸爸 姑娘点的文♥抱歉这么久才写完TT希望姑娘能喜欢♥

OOC慎入!

不会写打斗的QAQ

————正文————

1、
“嗯…文州!”王杰希推搡着伏在自己颈边作案的某人。

喻文州置若罔闻,舌尖吻过他的腺体,尖利的牙齿咬破皮肉,引起王杰希阵阵颤栗,溢出的清茶味萦绕在王杰希周围。

王杰希腿一软,咬牙道:“喻文州!明天还有比赛!”

喻文州松口,埋在他颈边,双臂紧紧抱着王杰希,毛绒绒的脑袋搔着他的脸。

王杰希发现了喻文州的不对劲,他支起身子,回抱住喻文州问道:“怎么了?”


2、
世邀赛第一场是J国,第一天也是王杰希的首战,他被安排在擂台赛的最后一位。

喻文州和领队叶修讨论分组时,叶修表示:“文州,要不要放生大眼儿?”

“当然要,不过第一场先让杰希打擂台吧,团队赛可能还要磨合一段时间。”喻文州合上报告册。

叶修点头,有些感慨的笑道:“魔术师解封,啧,会是一个很大的看点啊。”

“是啊,我也很期待。”

3、
“我去打擂台?”王杰希趴在床上翻阅着苏黎士的旅游指南。

喻文州擦着头发,坐在床沿边:“是啊,杰希有什么问题吗?”

“没,这样我倒是轻松。”王杰希翻了个身,成一个大字躺在床上,双腿一并架在喻文州大腿上。

喻文州不轻不重的捏着王杰希的小腿,突然道:“杰希你洗了脚没有啊。”

“你闻闻?”王杰希把脚抬高,险些踢到喻文州的下巴。

“别闹。”喻文州笑着抓住王杰希挥舞的脚丫子。

两人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聊天,喻文州问:“明天就比赛了,紧不紧张?”

王杰希道:“你个手残都不紧张我紧张什么。”

喻文州又说:“发情期是在下个月吧?”

“嗯,只要不出意外的话就没什么问题。”
喻文州嗯了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背:“睡吧。”

4、
王不留行骑着扫把在空中,扫把撒下阵阵绚烂的星屑,落J国的剑客在头顶。

剑客视角一转移向上空,没有!剑客身形一退,往后一跃,后猛的向身后的左上空挥出银光落刃。

王不留行扫把一歪,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飞向剑客,寒冰粉,驱散粉,熔岩烧瓶,再加一个扫把旋风。

魔道学者毫不心疼的一个又一个道具,硬生生把剑客打出了僵直。在技能不断转换下,剑客的血条也终于归零。

王不留行坐上扫把,等待下一个对手。

下一个对手也是魔道学者,两个相同职业反倒是操作精细度和策略的对决了,这两点王杰希可不差。

王不留行极速滑过水面,指尖堪堪点在水面上,却没有惊起一丝波浪,这无疑是对操纵者的考验。

王杰希先往水里丢了几个魔法弹,炸开了数十朵水花,魔道学者才不得不从水里飞出开,掀开斗篷,疾风似的朝王不留行飞去,正面对战!

两个魔道学者在空中纠缠,让人看不清动作只能听见烧瓶崩裂的声音。在不知是谁的驱散粉迷雾下,一计星星射线破出,对方的魔道学者血条掉下了一半,王不留行经过两场对决血量也跌下三分之一。

“对手很厉害。”喻文州在硬皮本上写写记记。

叶修点了一根烟,夹在指尖:“魔道学者没人比大眼玩的更溜了。”

虽然这么说挺不谦虚的,但确实是事实啊。喻文州嘴角轻勾。

魔术师手中的魔道学者打法诡异刁钻,在两人讨论之余比赛已经悄然结束。

世邀赛的第一场一挑二!观众席中有不少来自中国的观众,他们一齐高呼他们的魔术师。

王杰希轻呼一口气,摘下耳机,指尖冰凉且微微颤抖。

J国的选手小野还坐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回神:“什么啊这是…骗人的吧…”

王杰希看了一眼,走过去用有些蹩脚的日语说:“你打的很好,继续加油。”

小野站起来,看了他一眼,直径走下场。

王杰希耸耸肩膀,还没多想就被自家恋人拉下场,队友们叽叽喳喳的围在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挺厉害的啊老王!”

“打得漂亮!!我都要叫你爸爸了!”

“要不要这么没下限啊,你个猥琐流。”

喻文州偷偷揉了揉他的双手:“到极限了?”

“差一点,”王杰希说:“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5、
王杰希穿着浴袍,用牙咬着一袋牛奶,手里迅速打完一盘消消乐。看着上面的三星满意的放下手机。

喻文州去开会了,让他留在房间里休息,正当王杰希百无聊赖的时候,门突然传来响声。
王杰希打开门,看着门口的人有些震惊:“你是…”

“是我!王杰希前辈!”小野现在门口,手里捧着些日本特产。小小的脸上也满是笑意,黑曜石般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脸上慢慢的胶原蛋白,上挑的语气尽显少年的活力。

王杰希说:“你会说中文?”

小野笑着说:“会一点点。”

王杰希点头,似乎想起什么,问他:“你突然来有什么事吗?”

“前辈我可以进去说吗。”小野歪头,露出可爱的小梨涡。

王杰希眉间轻蹙,鼻尖隐隐传来对方变得强势的信息素,他扣紧把手,语气也变得强势起来:“抱歉,不方便。”

小野微敛眉目,信息素收了收,很快又开心的说:“是我唐突了,那这个还请前辈收下。”
他拱了拱手里抱着的特产,请王杰希接下。

王杰希也实在不好再拂了他的好意,只能收下并说:“…谢谢。”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

王杰希把特产放在桌上,捏了捏山根。

6、
“他是对杰希有意思吗?”喻文州戳着面前的鱼糕,冒着酸气。

“怎么可能,你别想那么多。”王杰希喝了一口绿茶。

喻文州嘟囔道:“怎么不可能啊,自从杰希大大的一挑二响彻世邀赛,其他国家选手谁不知道你啊。”

王杰希挑眉,放下杯子:“吃一个蘸着醋的饺子。”王杰希把饺子塞到他嘴里。

喻文州一张口把饺子吃掉,还故作切齿的用牙磨了磨筷子。

7、
世邀赛进程已经过半,国家队也成功打进了半决赛。

再回酒店的路上遇到了J国队员,发现原来他们是同一家酒店的。

“王杰希前辈,愿意和我谈谈吗?”小野站在王杰希面前。

“大眼,那我们先走了。”叶修带着后面一行人道。

王杰希点点头,一股清茶味从王杰希背后围过。

“杰希,你怎么还在这里?”

“小野选手说要找我谈谈。”

喻文州双眸微微眯起,危险的光芒闪过,他笑着开口:“我可以一起听吗,如果不介意的话。”

没等小野说话,喻文州就强硬的揽过王杰希的肩膀,微笑的看着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少年。

“喻队长和王杰希前辈是什么关系?”小野收起笑容,目光在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来回转换。

“我们是恋人。”王杰希开口。

小野愣了一下,随后自嘲的说:“难怪会在你身上能闻到A的信息素…抱歉,我先走了。”

小野走了几步后回头说:“冠军是日本的!”

“中国队不会输!”喻文州王杰希两人同时说。

8、
回到房间,喻文州猛的把王杰希压到房门上,尖利的牙齿咬破皮肉,信息素注入腺体。

“嗯…文州!”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王杰希想。



————END.————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