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护着王杰希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我爱王杰希

【忘羡】初相见

罗青羊视角   微忘羡

修改   重发

————正文

这是第十三年的秋,南归的大雁换过一批又一批,却始终不见相识的旧身影。

离血洗不夜天已经过去将近数十年,却任有人记得曾经名极一时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罗青羊在甩下衣袍后,毅然归隐,不再过问玄门之事。

这样的地方有什么好留恋的呢?她想。

罗青羊生得美貌,有许多富贵公子花重金博她一笑。她花了几年走过世间山山水水,终于在她漂泊的第六年路过一家旅店,后与旅店铺主相知相爱结为夫妻。当时他对她说,我想把这和店关掉,和你一起去夜猎…你不用担心!虽然我是个普通人,但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绝对不会让你受伤。

这时,习惯了自由的罗青羊突然就想停下脚步,为这个男人。当然,她的确也这样做了。

漂泊了半辈子,看了无数的风景,现在她终于安定下来,过着她原来就应该过得生活。

拜堂之后他们在田间住下,几年后罗青羊生了一个女儿,叫绵绵。

回忆起那段经历,罗青羊的嘴角便止不住的翘起,她娴熟的洗好菜,想做一桌好饭菜给丈夫和女儿。

“青羊,铺子转让出了点问题,需要我去看看,如果马车快的话,明天就可以回来陪你夜猎。”男子提着收拾的有点匆忙的行李,朝她走来。

罗青羊把手往布上抹了抹,有些意外:“这么着急?”她帮他整理好衣装,有些不放心:“耽搁几天不打紧,倒是你,这几天出门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与别人发生争执,凡事能忍就忍…”

“噗,小管家婆我只是去一天,又不是不回来了。”男子捧住她的头,在额头上重重的吻了一口:“乖,等我回来。记得想我啊!”

罗青羊的脸上浮起红晕,有些害羞的推着男子:“谁想你啊,快走快走!”

看着丈夫的马车渐行渐远,最后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罗青羊终于放心收回目光。身边只有沙沙的落叶声,却不见其他身影。

自家小孩儿呢?罗青羊的心又一次悬起来:“绵绵!绵绵!你在哪?”

喊了数句,旁边的草垛,微微抖了抖,一个小巧的身影晃晃悠悠的走出来:“娘亲…我在这里。”

罗青羊正想发脾气,可见绵绵小脸红扑扑,头发上还沾着几根草屑,胖乎乎的小手揉着微红的双眼,嘴角还留有不明的液体。

罗青羊又气又笑,双手环抱在胸前,道:“你跑到哪里去了!”

“我和隔壁的小胖玩捉迷藏,可我等了好久他都没找到…”

小姑娘说完有点不好意思,连跑带跳的扑进母亲的怀里:“娘亲别生气嘛~我下次一定不躲到草垛里了!”

罗青羊还没说话,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顶着惨白的面容靠在竹子围成的篱笆上,嘴里念念有词道:“嘿嘿,邪崇上门来,邪崇上门来……哈哈哈哈哈!”

罗青羊迅速把绵绵抱起,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上。素来笑眼弯弯的眉眼,现在却是紧紧的皱起。

疯女人笑够了,也不惹事,接着走向另一户人家。

罗青羊记得,她是那个去拜菩萨却把魂失了的姑娘。她有些担忧的望了望那座庙宇的方向,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娘…娘亲…”绵绵怯怯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小脸上挂满了惊慌。

罗青羊回过神,把绵绵往上拢了拢,语气又与之前有所不同:“绵绵,今天爹爹不在,你晚上跟娘亲一起睡。”

绵绵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的说:“好。”

夜色渐晚,宁静的田间只传来喳喳知了声,月色撒在树上,映下点点光斑。

罗青羊半挽着头发,对着扑朔的烛火发着呆,温暖的火光照亮了她的脸,时间使她的菱角变得更加温润。

“娘亲。”罗青羊转过头,伸出双手,含笑着看着她:“过来。”

绵绵抱着枕头一颠一颠的跑过去。罗青羊把她抱在自己腿上,一下一下的顺着她的头发。

绵绵嘻嘻的笑了一声,小手比着蝴蝶在空中飞舞,好不活泼。

窗外突然被一阵风吹的呼呼响,绵绵的手也瞬间缩回来,紧紧搂住罗青羊的脖子。

罗青羊曾经也是玄门中人,自然对邪崇有所了解,她一探,噗的笑出声:“小傻瓜,这只是普通的秋风。”

“可是…可是…如果晚上有鬼来抓我…我…”

罗青羊掰正她的身子,道:“绵绵,娘亲和你说啊。娘亲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会抓鬼的兄长,他经送了娘亲一张驱鬼的符,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娘亲就把符贴在门口,就不会有事的。”

绵绵半信半疑的躺上床,也来不及想太多,就闻着熏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罗青羊在当天晚上梦到了极其罕见的人。

“呦?绵绵?好久不见了。”魏无羡嘴里叼着一根草,惬意的躺在屋檐上,他还是一身黑红,腰间挂着鬼笛‘陈情’,与身死前无差别。

“魏公子怎么会在这儿?”

“我只知夷陵老祖常常被用来吓小孩,但用来保护小孩我还是第一次听?”魏无羡双手撑着下巴,玩味的看着她。

罗青羊张嘴便反讽回去:“…切,我还怕你的臭名声吓到我孩子呢。”

“你性子倒也是没变。”

一阵白雾的掠过罗青羊的鬓角,烟雾聚拢,隐隐显出一个人形。

白衣飘飘,额间有一尺云纹抹额,腰配一把避尘剑,珀色瞳眸涟起层层波光,淡色的唇抿着,把所有话封在唇齿间。

含光君?!

蓝忘机并没有理会,目不斜视的走过他们。

魏无羡愣了半天,回过神时对方已经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他有些着急的飞下屋檐,还不小心把自己拌了一脚,道:“蓝湛!蓝湛!”

前方的人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魏无羡看着他的背影第一次这么无措,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

“跟上。”前面那人滞步说。

魏无羡有些茫然,后马上脆生生的应道:“来啦!”

罗青羊突然想,如果让外人看见夷陵老祖这般狗腿会不会笑掉大牙?

罗青羊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也曾是公子榜排名第四的丰神俊朗好少年,是万千姑娘倾慕的对象,如今却被百家围剿身死魂消。

她有些犹豫,但还是问道:“魏公子,你…什么时候回来。”

空气像是凝结在那一刻,魏无羡一直没有回答,罗青羊也再也没有开口。

算了…

“很快。”

诶?!魏无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可以传到罗青羊的耳朵里,震得她耳蜗发痒。

罗青羊再次看看向两人的,一黑红一白蓝,两种极端的颜色却勾勒出异常和谐的画面:“真好…含光君和魏公子。”

鸟儿的鸣叫无非是田间最好的叫床者,等罗青羊再次清醒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身边的绵绵还在做着美梦。

罗青羊又不经回忆起温晁的青睐,王灵娇的嫉妒,魏无羡的飞身一扑,血洗不夜天的死伤惨重和她愤怒的脱下衣袍…一切的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她深呼一口气,走到门外。

晨间的路上只有几个勤劳的渔民和樵夫,一个樵夫对另外的几个人说道:“诶诶诶,你们昨晚有没有听到那莫家庄莫玄羽的惨叫?了吓人了!”

其他人齐齐应道:“当然听见了!听那小家仆说莫玄羽是偷了莫家少爷的东西,被那莫少爷活活打死了!”

住在较远海边的渔夫大惊道:“还有这等事?”

“可不是嘛!听说啊…”

“咳咳!别说了!”

几人望向出来思考人生的罗青羊,都禁了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

几个月以后,罗青羊一家在离住所不远的地方夜猎,见到了一个最近红遍修真界的——被献舍重生的魏无羡。

他坐在树上,大半个身子被遮住,只留一个血红的穗子随风飞舞。

罗青羊呢喃道:“果真回来了…”

“罗姑娘。”

罗青羊抬手拭去眼泪,对来的人道:“含光君。”

蓝忘机微微颔首,朝树上的人唤道:“魏婴,下来。”

树上的人小声的切了一声,一个黑红的声音扑下来,丝毫没有要落地的意思,身旁的蓝忘机步子一撤,把他牢牢抱在怀里。

魏无羡抬手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二哥哥好厉害呀!现在羡羡是你的啦!”

“胡闹。罗姑娘在。”蓝忘机拍拍他的脑袋,示意他下来。

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结成道侣之事闹的修真界久久不能平静,罗青羊倒也听了不少,可是传闻总是不如真人来的劲爆。

“呦!绵绵,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罗青羊看着面前如此陌生的面孔,心里却泛起熟悉感。

前世的魏无羡眉眼尽是张扬的少年傲气,如今倒多了一丝书生气息,唯一不变的是那双始终带笑眼和一直陪在身边的人。

“魏公子,真是好久不见了。我同我夫君在此地夜猎,听到叫声特地过来看看。”

“青羊,怎么了?”两人一起向后看,正是罗青羊的丈夫,他背上背着已经睡着的小绵绵:“这位是?”

罗青羊上前握着他的手,道:“这位就是我与你说过的,救过我一命的兄长。”

男子一愣,下意识的双手做辑,无奈背后背着一个胖娃娃,使得对魏无羡说:“多谢公子当时的救命之恩。”

魏无羡看着男子,气概不凡,相貌也上佳,若不是个普通人,定能在修真界大有一番作为。

他看着般配的两人,笑着摆摆手,去捏了绵绵的小辫子:“小姑娘长得真水灵。”

他笑是想到了什么,噗的笑出声,侧身对蓝忘机说:“蓝湛,你说我们生一个是像你还是像我呀?”

蓝忘机的头偏了偏,露出微红的耳尖,斥道:“胡闹,你我如何能生。”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耳朵,心满意足地回过头,继续祸害绵绵,绵绵不适的动了动,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放大的人脸。

空气静止了一秒,后被一声大哭打破。

魏无羡的动作僵在手上,有些抱歉的看了看男子。

男子笑的摇摇头,轻车熟路的顺着她的背,绵绵很快停止了哭泣,有些怨念的盯着魏无羡。

魏无羡迎上她的目光,对她摆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姑娘哼了一声,把头埋向自己父亲的怀里。

罗青羊轻笑一声,对魏无羡道:“别理她,这丫头这是害羞了。”

魏无羡倒是觉得十分有趣:“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几岁啦?第一次见面给她包一些压岁钱吧。”

蓝忘机配合的掏出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荷包,递给魏无羡。

罗青羊夫妻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

“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魏无羡直径绕过他们把小荷包放在绵绵的手里,随后一个转身,牵着蓝忘机的手。

蓝忘机不是很赞同魏无羡的做法,却也没有挣脱,牢牢的把他的手包在掌心,道:“告辞。”

“后会有期啦~”

罗青羊在两人走远后,有些责怪的绵绵说:“你怎么这么样无礼!娘亲平时怎么教你的!”

绵绵揪紧荷包:“我…我不喜欢他!”

罗青羊的丈夫笑道:“你若真讨厌那公子,便不会接他的东西了。”

绵绵像是心事被戳穿,趴在自家父亲的脸上一动不动,小荷包也被她紧紧的抓在手里,三人的身影被越拉越长。

罗青阳最后无奈道:“下次不许这样了!”

夕阳西下,天空被红霞笼罩,偶尔有一两只大雁成双飞过。真实而美好。

罗青羊侧过头,看着丈夫的侧颜和纯真可爱的女儿,她轻叹一声,大踏步的走向夕阳。



————END.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