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不定期掉落糖块

【喻王】圈圈点点圈圈(一)

原著向

破镜重圆

————正文

“之前,荣耀在我人生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我的全部,我为了荣耀失去了很多,得到了更多。为了我的信仰,我的荣耀奋战了十多年,我很满足。所以现在是时候说再见了。”王杰希嘴角一勾,眼角有了几条浅浅的眼纹,指尖轻抚着冠军戒指。

前排的闪光灯停止了一瞬,又用更快的速度闪着。微草队员脸上还洋溢着刚得冠的喜悦,这时却是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僵硬下来。

高英杰和刘小别都猛的站起来,一脸惊愕:“队长?!”

王杰希看了一眼他们两个,高英杰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坐下,顺带压了一把刘小别。

刘小别狠狠地一咬牙,偏过头不去看他,最后在旁边柳非的硬拽下才坐下来。

王杰希轻叹又继续说:“没有了王杰希的微草还是微草,没有了魔术师的荣耀也还是荣耀。”

“所以以后请大家继续支持微草,还有许斌,英杰,小别,柏清,小非…他们都是微草的未来。”

随后他向墙上巨大的微草队徽深深地鞠了一躬,流畅的下颚隐在耳际。

那是他的信仰。

柳非已经忍不住小声啜泣,瘦弱的肩膀一颤一颤。

王杰希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让他们传过去,自己接着回答记者的问题。

“王队退役后还会继续留在微草当技术指导吗?”

听到这个问题,他们都齐刷刷的看向王杰希,眼里无一不是期望,期望他留下来。

王杰希知道,但他还是拒绝了:“他们总有一天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微草有他们我很放心。”

王杰希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完后才回到休息室。休息室里还是灯火通明,大家都各做各的,来往也有些故意的躲闪。

“你们还没回去?已经很晚了。”王杰希把微草队服脱下,挽在臂弯,内衫的纽扣被解开两颗,锁骨圆头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队长…”柳非泪眼朦胧的叫着王杰希,鼻头红红的,说话还一抽一抽的。

王杰希被她这幅样子吓了一跳,刚想拿纸巾才发现已经没了,又走到桌前抽了几张拿给柳非:“小姑娘哭什么啊,别哭了,妆都要哭花了。”

柳非哭的更厉害了,声音都微微有些沙哑。
王杰希道:“再哭小别都要笑话你了。”

“他敢!”柳非立刻瞪向坐在一旁看书的刘小别。

刘小别表示,队长甩的锅哭着也要背下去:“本来长得就丑,啧…鼻涕都要流到嘴里了,还不快擦擦,你一个女孩子好意思吗。”

柳非下意识摸摸自己的鼻下,发现什么都没有:“刘小别!你死定了!!”她飞扑过去扯着刘小别的双颊往两边扯。

“非姐!非姐!我错了!”

王杰希看着他们,眉眼松软下来,嘴角也带着笑意,他正想退出房间悄悄离开,却被后面的人挡住,他回头看:“英杰?”

高英杰说:“队长和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吧。”

王杰希开玩笑道:“嗯?你们以前还不让我跟着去呢。”

高英杰害羞的笑了笑,唇边的两个小梨涡露出来:“副队和柏清已经去占位子了,是队长常去的那家烧烤店。”

王杰希心里有些难忍的酸涩,他转头说:“小别,小非,走吧。”

他们去的是离俱乐部不远的一家烧烤店,据许斌说王杰希很喜欢来这里吃。

他还看见王杰希带着蓝雨两个正副队来这里吃烧烤(当时他坐在隔壁桌),桌上还有跳戏的旺仔牛奶,许斌当时还疑惑,自家队长这么老爷们怎么会喝这种小女生喝的饮料,直到看到蓝雨聒噪的副队时才了然,啊…原来黄少天喜欢喝旺仔牛奶啊。

王杰希刚去就看见袁柏清朝他们挥手,桌上已经点满了一大堆烧烤和饮料。

柳非第一次来这种路边的烧烤店,她倒也不嫌弃桌椅的油腻,直接一屁股坐下。

许斌把菜单递给王杰希,问他要不要再点一点其他的。

王杰希随意看了几眼,把它递给高英杰他们,有些无奈的对许斌说:“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胡闹啊。”

许斌耸耸肩笑道:“哪儿能啊。”

小辈们七嘴八舌的讨论了一会儿,然后点了几串肉串和果蔬。

王杰希开了瓶可乐,挑了一根肉串咬了一口,还听见许斌和服务员说:“麻烦再来三串豆腐。”

王杰希嚼着肉串疑惑的看着他,许斌解释道:“队长不是挺喜欢吃豆腐的吗?上次看你点了好几串。”

“别叫我队长了。”王杰希忽然道。

许斌合上菜单:“队长。”

王杰希愣了一小会,又默默地吃了一口肉串。

其实他不是很喜欢吃烧烤里的豆腐绵密密软踏踏的,一点烟火味儿都没有,可那个南方人就是很喜欢,来北京连吃几次也不觉得腻。

王杰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想也不用想也知道是来询问退役的事,他翻开手机不甚在意的看了几眼,随后轻笑着锁屏。

王杰希把最后一口豆腐吃完,拿纸巾擦了擦手,把剩下的肉串推到小辈面前,自己则是趁着上洗手间的借口把钱给付了。

微风轻摇着紫藤,带起王杰希的额发,他站在远处看着一桌熟悉的脸,小辈们稚嫩的脸也棱角分明了,这样的微草,这样的队员他怎么能不想念。

王杰希先走一步,肩上披着的微草队服反射着白光,这一去就不会再回头。

他们重新坐回位置,俨然没有了刚才的打闹嘻笑,肉串放久了已经有点变味。

许斌看着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觉得自己这个副队也应该做出一点表率了,许斌轻轻扣了扣桌子,把目光都引到自己身上,他说:“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我们的努力不让他失望,你们也知道他为微草付出了多少,那么接下来的微草由我们来守护。”

高英杰,刘小别,袁柏清,柳非四人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五人的手叠在一起,连带着王杰希的那份。黑暗天空有流星滑落,辰屑终久不散。

围墙上的鞭炮花一路长着,花屑掉满了古砖,陷到缝隙里。

衣带里的手机开始响起一段低沉的钢琴曲,音乐被清风吹进海浪,打在礁石上。

王杰希把手机放在耳边。

“喻文州?”

“嗯,我明天来北京。”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