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称呼随意 欢迎勾搭^q^

【喻王】夜中灯

有点尬    OOC    强行甜

————正文

1、

喻文州家对门来了户新邻居,是喻母的旧友,一家人从外地刚搬来R市,想挑一个离儿子近一些的地方,正巧就挑到了喻文州家对门。听到这消息的喻母激动的不行,准备了很多旧友喜欢吃的零嘴,还特意叮嘱喻文州不许偷吃。

喻文州乖巧的点头,悄悄把手中的糖塞进口袋里。

喻母是纯正的南方女人,喻文州的温润大多是遗传她的,眉眼都不尖锐,平润如鹅软石,如同他们有些温吞的性格,笑起来更是眉眼嘴弯成三个月亮。

门被轻轻叩了两下,喻文州起身去开门,见到的是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女人,她的头发被利落的盘起,脸上化了淡淡的妆,一副女强人的样子,他后面还有一个少年,眉目微垂看不见样子。

喻文州立刻笑道:“您是王阿姨吧,您好我是喻文州。”

喻母闻声从厨房出来,也不顾碗池里的碗了,一个熊抱抱住她,两人硬是在门口聊了半天,才终于被喻文州劝进屋里。

2、
喻文州被安排和那个少年一起坐,交流交流感情,可是…他连话都不说,我怎么尬聊啊!!喻文州在心里咆哮。

他侧头扬起微笑,伸出手道:“你好,蓝雨高中喻文州。”

那人愣了一下握住喻文州的手:“微草,王杰希。”

没想到他竟然是微草的,喻文州扶额,把肚子里的各种关于蓝雨的话题扼杀在摇篮。

喻文州突然想到王杰希一家是从外地般来的,可能不甚熟悉这里,他道:“明天我们一起上学吧?”

王杰希想说不用了,却被喻母一口答应:“是啊杰希,这家伙很少这么好心的。”

喻文州膝盖中了一箭,无奈的看了一眼喻母,喻母立刻转回头和王母聊天。

王杰希嘴角轻轻勾了勾,迅速消失:“那麻烦你了。”

3、

早上喻文州出门,王杰希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看着他身上绿色的校服总有些别扭。

“早上好。”喻文州道。

王杰希也轻声道:“早上好。”

两人下了楼道,并肩走在街道上,街上有很多早餐小贩热情叫卖。蓝雨和微草在主街道岔路口的两边,蓝雨在左,微草在右。

“我陪你过去吧。”喻文州也往右走了几步。
王杰希伸手拦了拦:“不用了,几步路就到了。”

喻文州点头,又说:“那我放学来等你吧。”

王杰希抿唇,摇头。

喻文州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热脸贴冷屁股,脸上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难堪到极点。

王杰希也意识到什么,下意识解释道:“微草比你们晚二十分钟放学,所以你不用等我。”

喻文州嗯了一声,低声提醒他回家注意安全就转身往蓝雨方向走去。

王杰希站在那里有些无措,他实在是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他轻叹一口气,往喻文州相反方向走。

4、

喻文州晚自习结束,还特地往微草那里看了一眼,还是灯火通明。和喻文州一路走的是他的同学黄少天,黄少天喜欢说一些恐怖故事,但因为他话唠,总把简短精练的故事讲的很长,所以就没有所谓的恐怖感了。

“前面的路灯怎么坏了?”喻文州望着漆黑的街道,心里不禁也有些发毛。

“最近街道维修,我们那条街前几天就没灯啦。”黄少天大喇喇的搂过喻文州的肩膀。

“维修?修几天?”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曲了曲手指:“大概一个星期吧。”

“这么久!”喻文州皱眉,想起了他那对门的新邻居。

“不过你也别担心啦,你房间探下来不就是这条街嘛,到时候让喻阿姨把你房间灯打开这个街就亮很多啦好啦好啦你上去吧我也走啦。”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5、

喻文州在王杰希家门口踌躇了一会儿,然后敲了敲门。

王母没化妆,头发也是自然下垂,眼角纵然有些眼纹也挡不住她眉眼的英气,她见喻文州笑道:“文州来找杰希吗,他还没回来。”

喻文州道:“不是,楼下路灯在维修大概要一个星期,我来提醒您和…杰希。”

“文州真是有心了,”王母笑道,又说:“杰希他啊,从小独立惯了,我和他父亲常年在国外,也没教过他怎么为人处事,如果他说话过分了你别和他计较,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接受别人的好意。”

喻文州也没想到王母会和他说这么多,他点头道:“您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6、

喻文州把包放在沙发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关灯睡觉了。

以后别让他为难了,喻文州躺在床上想。

7、

这次喻文州比较早出来,嘴里还叼着三明治,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道:王杰希不会是先走了吧。

“喻文州?”喻文州转头,王杰希左手贴了个膏药,眼睑下有一圈青黑。

“你怎么了?”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用手搀着他的手肘。

王杰希:“没…嗯…昨天路灯坏了,没注意被绊了。”

喻文州叹了口气:“走吧,我扶着你。”

又是分叉路口,王杰希先一步退来道:“谢谢,你去上学吧,晚上不用等我。”

喻文州想,好嘛什么也不用问了,但他还是颇为担忧的看了一眼王杰希。

8、

喻文州把房间的灯全部打开,在漆黑的街道上投下正正方方的窗户形状,整个巷子都撒有些光亮了。

他看了看手表10:10分,王杰希还有二十多分钟下课,他寻思着做一会儿作业等王杰希。

喻文州从蓝雨步行回家,最快就六七分钟,微草比蓝雨还要再里面一点,估摸着也就十来分钟。喻文州咬着笔头,边窗外探了探,一个颀长的身影缓缓走来,喻文州立刻低下头,又不禁笑自己像个痴汉。

喻文州抬头,灯光悄悄的笼在王杰希笔直的背上,衣服被扎进裤子里,裤子一顺到底,到脚踝处被卷起,即使在漆夜里也能看见王杰希的冷白皮。

王杰希是真的白,喻文州一直想不通一个男生怎么能白的发光。王杰希虽然眼睛一大一小,但他其它地方长得好看啊!比如高挺的鼻梁,比如淡色的嘴唇,比如精致的锁骨,比如笔直的长腿…

“我在想什么啊…”喻文州趴在桌上,自从王杰希搬来以后他的视线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

听见一声门响,喻文州知道王杰希回家了,他咕咚一声滚下桌子,把灯全部关掉。

9、

王杰希晚上是个另一个男生回来的,那个男生穿的也是微草的校服,总喜欢和王杰希勾肩搭背,又是还时不时用手揉王杰希的头发,王杰希也不见反抗,脸上还有几分笑意。

喻文州悄悄露出一双眼睛,平常笑意满满的桃花眼微微眯起,心里莫名其妙的吃味。

眼看两人就要走进自己专门给王杰希留的光区,喻文州想都没想把灯关掉。有他在也不会摔吧,喻文州拉过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10、

王杰希发现自从自己扭伤了之后,回家时就总是会有户亮光,他问了几个这里的住户,他们都说是喻家的房间。

王杰希排除了不喜过光的喻母和正在出差的喻父,剩下的就只有喻文州了。

王杰希挺感谢他的,他怕黑这件事是没和任何人说过的,和王母也是几句带过。

和他一起回来的是方士谦,之前在外地就读时就是王杰希学长,后来因为家庭原因转学了。直至王杰希转到了微草才发现方士谦也在这里。一向不喜于色的王杰希也露出微笑。

更巧的是方士谦住在王杰希正楼上,所以今天他们就结伴回来。

“以后要不要一起上学啊。”方士谦勾住他的肩膀。

王杰希浅笑道:“不用了,我和别人约好了,以后都一起上学。”

方士谦挑眉道:“是那个蓝雨的?啧,你不会对人家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瞎说什么,一天到晚没个正行。”

“是是是我瞎说,是谁天天没事就往蓝雨那儿望啊。”方士谦揉揉王杰希的头发再用力往下按。

方士谦又说语重心长的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过别人啊,要我说,称你们都年轻好好把握住机会。”

王杰希被他逗的直笑,两人边走边闹的走到喻文州窗户前的光区,还没等踩进去灯源统统熄灭了。

两人面面相觑,王杰希突然开口:“他吃醋了。”

11、

喻文州发了个哈欠,给自己泡了一杯牛奶,伸手捏了捏后脖子,抬头望了望客厅里的钟,已经10:45了按平常王杰希应该早就回家了,可今天关门声久久没有响起。

喻文州有些担心,赶紧跑回房间窗户边。

他往下望,与一双清澈的眸子对上,喻文州的呼吸扼然一窒,唇齿紧闭。

两人对视良久,王杰希忽然绽出一个笑容,眼中布满了揉碎的星辰,眉眼也迎着暖光,浅色的唇有些干裂,修长的脖颈往上仰,喉结微微滚动,在往下就是他敞开衣襟露出的锁骨。

他不需要说什么,两人心照不宣。

12、

喻文州和王杰希并肩在路上,两人裸露在外的手臂时不时碰到又迅速弹开。

王杰希抿唇,轻轻勾了勾小指,把喻文州的手拉过来,喻文州侧头就只能看见王杰希粉红的耳后根。

喻文州轻笑把王杰希的手紧紧握在手里,指缝和指缝摩擦,生出阵阵燥热。

这是他们第不知道少次经过这条岔路口。

“文州,陪我过去吧。”王杰希道。

喻文州一愣,语气音卡在喉咙里不上也不下:“那晚上…”

“晚上就拜托你来等我放学了。”王杰希笑道。

喻文州眉眼一弯:“好。”

幸好你没有再拒绝我。

————END.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