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护着王杰希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我爱王杰希

【喻王】鬼话连篇

流水账
没主题
OOC
HE
就不打单人tag了,呵呵^_^

————正文
1.

荣耀高中的理部和文部两栋楼是连在一起的,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廊上有几个花架,上面都摆满了翠绿的植物,清新又怡人,文科的学生常常会去那里躲黄少天的文字泡攻击。

“叶下红,独活,飞刀剑……理科班都这么奇葩吗,喜欢养中药材。”喻文州心里默默吐槽道。

“王不留行。”喻文州停下,这株王不留行已经有些天没照顾了,叶子都有些发黄泛蔫。
话说,喻文州直起身子,望向走廊尽头的理科教室,他们最近在忙什么呢,平常天天来浇花的也突然不来了。

等等!他们不会在刷题吧!喻文州脑中警铃大作,心里盘算着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文综试卷拿出来多印几份。

2.

回到教室,黄少天正坐在自己位置上发呆,连喻文州来都没有察觉。

喻文州拉开他对面的椅子,把黄少天的思绪拉回来。

黄少天回神:“文州你回来了啊。”

喻文州嗯了一声翻开书,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刚刚不是因为要去见叶学长很开心吗。”

黄少天罕见的没有反驳,他把椅子拉前了一点:“文州,叶修说王杰希出车祸了。”

喻文州皱眉道:“王杰希?”

“就和我们一起打篮球的那个理班的。”

喻文州虽然只和王杰希见过几次,但总归还是会有些担心:“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黄少天摇摇头:“还没醒,我打算下课和叶修去医院看看,要一起去吗?”

“抱歉,可是我今天要去打工。”喻文州有些抱歉道。

黄少天点点头也没勉强,又突然想起什么:“啊啊啊文州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你打工店的那个甜甜圈啊啊啊还有奶茶!”

喻文州笑道:“我记得,草莓味的对吧。”
“嗯嗯!”黄少天点点头。

3.

喻文州打包好给黄少天带的甜甜圈和奶茶,慢悠悠的顺着一条小路从后门走进学校。

后门的校区墙上张满了爬山虎,橙红的蝴蝶掠过飘渺的炊烟,堪堪点在篮筐上。

喻文州不算精通篮球,倒是和黄少天王杰希打过一次,那也是第一次他和王杰希认识,所以喻文州对篮球还是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抢篮板!”话语一落,两个球员高高跳起,一攻一防,两句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到底是攻方的进攻凶猛,手掌一挥,篮球直冲向观众席处。

“小心!”喻文州看见那个球快要打到观众席的一个男生时,不禁大喊出声,那个球的速度飞快,力道也很大,被打到可能就是脑震荡。

只见那个球穿过男生的身体,撞到后面的柱子又弹回来,重新回到篮球场上。

喻文州一惊,愣了半天。

后知后觉,他才反应过来,拉住旁边过路学生,指着观众席问:“同学,那里有人吗?”

被拉住的人一脸疑惑:“没人啊,哪有人?”

喻文州又不死心的问:“就是第二排第五个那个位置。”

那人又看了一眼,甩开喻文州的手:“神经病吧。”

喻文州只心道难道只有自己能看见他?

坐在观众席的人啊不应该是灵魂,他的外貌与平常人一般,不过仔细看身体部分有些透明,怪不得刚才喻文州会看错。

喻文州的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他抽出手机,是黄少天发来的微信,一张图片,王杰希的。

喻文州把图放大:王杰希躺在病床上,带了一个呼吸罩,额头也用医用纱布包的严严实实,深褐色的软发塌在眉间,双目紧闭,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蓝白色的病服穿插在白色格调的房里。

喻文州心中微微一紧,随后又突然想到什么,猛的往观众席看,可此时观众席已经空无一人。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个刚刚坐在观众席的,就是王杰希!

喻文州忽略掉自己背后和手臂上的汗毛,下意识的接受了这非自然的设定,他收起手机快步回到班里。黄少天像是刚回来,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喻文州道。

黄少天接过喻文州手中的盒子,拿出甜甜圈啃了一大口:“王杰希还没醒,护士说有点发烧,应该是伤口发炎了,我和叶修呆在那里也碍事,所以就先回来了。嘿!文州这甜甜圈真好吃。”

“那你多吃点吧。”喻文州望向窗外,心里有些乱。

在黄少天喝完最后一口奶茶时,喻文州忽然说:“少天,你相信有灵魂出窍这种东西吗。”

黄少天一噎,拍着自己的胸口咳了半天:“文州你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是不是中什么邪了还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啊不然去巷子里的那个神婆那儿吧诶听说哪里很灵的!”

喻文州忽然觉得自己和黄少天说就是一个错误。

4.
如果喻文州没有在图书馆看见王杰希,那他会以为那天是他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

“同学,你的借书卡?”图书管理员轻轻敲了敲桌子。

“啊?”管理员指了指他手上要借阅的书。

喻文州转头看望王杰希刚刚的站的地方,又匆匆对管理员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还落了几本。”

喻文州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王杰希这么在意,只是从心里觉得如果不追过去,以后他一定会后悔。

喻文州在一处悬疑小说读物处找到了他,他支着下巴,视线一直盯着放在角落的一本小说,喻文州只看过一点,到后来因为剧情有些拖沓所以就放弃了,想不通思想跳脱天马行空的王杰希为什么会喜欢。

王杰希显然是有些郁闷,指尖不断穿过书面却摸不到。

喻文州忍笑,他走到王杰希身边,在他的注视下把那本书拿出来。他特地挑了一个人少靠窗的位置。

喻文州悄悄的往后看了一眼,发现王杰希正幽怨的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坐在他旁边。

王杰希看书很快,在喻文州还在看开头用什么修辞手法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一页看完了。

“喻文州你个文科生看书怎么这么慢啊。”王杰希趴在桌子上,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一吓,也不敢露出破绽,只能草草略过翻到下一页。

喻文州发现王杰希看书喜欢自己念念叨叨,和他的形象极其不符,还有些可爱。

“这是个狗头侦探吧,那么明显的血迹和作案动机都看不出来?如果他真的是杀手那他早就把匕首和衣服一起扔掉了,会留在那里让你发现?”

“翻页翻页翻页。”

后来王杰希干脆懒得说了,要翻页的时候直接趴在书侧吹气,喻文州便知晓,把书翻到下一页。

就这样一吹一翻,一本书也被看到三分之二了,如果两人能出碰到的话大概就是额头挨着额头的程度。

这本书也不算难看,喻文州想。

他感受着王杰希的气息,带有些阴冷的温暖,喻文州的心被小小的带动了一下,用余光看王杰希。

他睡着了,喻文州也不怕他发现,随他一起面对面趴下,清风吹动他的发丝,带动他的指尖。

喻文州原是想摸一下他看起来柔软的发,但指尖透过他,惊起点点星辰。

“喻文州。”趴在桌上的王杰希突然开口。

“?!”喻文州猛的收回手。

“你看得见我。”

喻文州无奈道:“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杰希笑道:“刚刚,我自言自语说为什么要把花瓶打碎的时候,你说他肯定是为了把藏着的东西拿出来,再制造入室抢劫的假象。”

喻文州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到了,也有些不好意思:“说顺了,想到什么就说出来了。”

王杰希突然转移话题道:“只有你一个人能看到我吗。”

喻文州道:“我想是的,”喻文州看了看正在像看神经病的眼神看自己的图书管理员:“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换一个地方说,不然我可能要被当成那什么了。”

王杰希点头道:“记得借这本书,我想看。”

5.

好奇妙啊,关系突然进了这么多,之前还是见面只打招呼。

“喻文州,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喻文州拉回思绪,黄少天用手肘怼了怼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嘴唇蠕动:“第三十页的第五题。”

“呃…”突如其来的数学题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二分之根号三。”王杰希坐在窗户边上,晃着腿悠悠道。

喻文州也不假思索:“二分之根号三。”

老师看了他一眼“嗯,下次认真听课。”

喻文州坐下后常呼一口气,轻轻道:“你怎么来了?”

王杰希道:“闲得无聊来逛逛,刚好就碰到一个连初中数学都要想半天的人。”

喻文州看了一眼刚刚的题目,确实是初中的题型,他默默在那道题目上画了一个星号。

喻文州用笔点了几下,留下几个墨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是说回你的身体里。”

王杰希没什么隐瞒道:“我知道。过几天吧。”

“大家都很担心你。”

王杰希想,潜台词可能就是你赶紧回去吧。他心里生出一股烦闷,把来见喻文州时的喜悦冲的一干二净。

“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上课了。”王杰希跳下窗户,走出教室。

喻文州扔掉笔,趴在桌上,一切都回到原点了,他闭上眼,等王杰希回到身体以后,他们就会像原来一样了,现在这么亲近的时刻也不会再有了,喻文州心里空落落的直发疼。

6.

“喻文州,你出来一下。”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不知是做梦还是怎么的他竟然听见了王杰希的声音。

喻文州走出去,王杰希正站在隐蔽的角落:“你…来了啊。”

“晚上陪我去个地方吧。”

“…好。”

7.

“今天晚上有灯火节啊。”喻文州躲过来往的路人。

“嗯。”王杰希倒是没有喻文州的烦恼,不过看着行人一个一个穿过他的身体感觉还是有些变扭。

王杰希回头看,喻文州差点被撞倒,他下意识的想去抓他的手,指尖也像当时一样,穿过他的身体,王杰希五指微蜷,收回手来。

“杰希!”过了一会儿喻文州从后面追上来,手里还举着一根冰糖葫芦和狸面具,额头已经有些发汗。“我们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吧,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王杰希稳住他,轻轻点头。

他们找了一个树下,树下有刚种下的嫩草,王杰希一屁股坐下,还拍了拍旁边的草地:“坐吧。”

喻文州慢慢挪过去,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噗的笑出来:“灯火真漂亮啊。”

王杰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盏盏灯火飘在漆夜中迎着星光荡漾,目光映着星色五彩缤纷。

王杰希正想感慨些什么就被旁边喻文州咬糖衣的卡擦卡擦的声音惹笑了:“真会破坏气氛。”

喻文州耸耸肩,手里把玩着刚买的狸面具,还在王杰希脸上比划。

王杰希无奈道:“我带不了。”

“等你回来了戴。”喻文州接的自然。

王杰希的目光转向喻文州,清秀的面庞被暖光打磨的更温润,刚吃完糖衣的唇还泛着水光。
他笑道:“这次我真的要回去了。”

“因为我太想和你在一起了。”

8.

喻文州是请假和王杰希一起去医院的。

喻文州站在病床旁,看着王杰希轻轻躺在自己身上慢慢融合进去,这感觉像是十几年的唯物主义全部崩塌。

王杰希眼皮动了几下,有些艰难的睁开,一双手覆在自己手上,是真真实实的皮肉像贴,喻文州手心的温度正慢慢侵染过来。

王杰希有些费力的反握住他的手,嘴角轻轻一勾。

一双柔软的触感覆在额头上,笑意绵绵的嗓音传来:“欢迎回来。”

能实打实的碰到他感觉还不赖,王杰希满意的想。

“嗯。”

————END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