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护着王杰希

喻王牌超迷你型制糖工厂

不定期掉落糖块

我爱王杰希

【喻王】喻文州说今晚的月亮很好看

注意!流水账  没逻辑

手写的草稿打到手机上的 
不知道有没有错字•﹏•

————正文

国家队在世邀赛中击败A国,强势夺得第一届世邀赛的总冠军。这个消息的传播速度堪比当时喻王公布恋情,一时间,全网都是祝贺国家队的评论。

联盟总局特别高兴,叫队员都先别回去,都先到G市庆祝一下,G市的美食大家都是知道的,于是也纷纷同意。

“那这事就交给文州来办吧,文州是G市人应该对这些最了解吧。”冯主席笑眯眯道。

喻文州正想应下,结果被一只手握住,清冷的声音打在会议室里:“我不同意。”

冯主席一愣,有些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杰希?”

王杰希微微颔首道:“文州当国家队队长已经很累了,如果冯主席放心的话就交给我吧。”

冯主席笑道:“那感情好啊,那就交给你了杰希。”

国家队一群人从会议室走出来纷纷笑出声:“老王,说好的懒癌晚期呢,怎么能为了手残放弃自己的原则啊!”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也不听他们的打趣,喻文州在队伍最末偷偷地笑道:“前辈们别逗他了,他脸皮薄。”

此话一出又受到一群单身狗的咒骂声。

喻王两人提前了几天回到G市,在蓝雨宿舍住了几天。

“文州你过来,你看看这家店怎么样?”王杰希趴在床上,递给喻文州一张纸。

喻文州接过来,指尖抵着下巴沉思道:“我觉得…这家店的味道有点太重,他们可能吃不惯,我也不是很喜欢。”

王杰希听到后半句话迅速说:“那就不要了。”

喻文州捂嘴笑道:“我和你一起看吧,这样比较快。”

“诶,别了您。”王杰希伸手挡住喻文州:“本来就是为了让你休息一下,这样反倒又成原样了。现在!请你离我十米远谢谢!”

喻文州被王杰希驱赶到小角落里,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和王杰希被印在墙上的倒影。

“杰希,等一下和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

“这就是你大半夜拉我出来的理由?”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吃着不算地道,但味道还不错的,糖葫芦。

喻文州脚步稍变快,拉着王杰希走到了个有些破旧的小巷口。

两人踩着街边已经干老的梧桐叶,脚下铺成的砖块已经有些松动,王杰希差一点被绊倒。

“这里没有路灯吗。”王杰希摸摸鼻子。

喻文州牵紧他的手道:“有的,但是这里没什么人住了,所以坏了也没人来修。”

两人走到较为宽广的水泥路上,四周种满了树,树干间的路灯亮着昏黄的灯火,几只只小蛾子在灯影下旋转,然后扑进热里。

静寂的空气里还响着滋滋的电流声,喻文州仰头看,层层幽蓝的云层里,悄悄射出一缕银黄的月光。

月亮要出来了。

王杰希道:“文州你之前是住在这里吧?”

喻文州点头。

“那你以前肯定是个俗称别人家的孩子。”王杰希吃掉最后一颗山楂。

喻文州摊手道:“偷别人家的枣吃,按别人家的门铃然后跑掉,给女孩子家里的信箱里塞情书。这样也算是别人家的孩子吗。”

王杰希嘴角一垂,眼神直射向喻文州,幽幽道:“塞情书?好样的啊喻文州,这么厉害怎么还找了一个带把儿的呀?”

喻文州笑道:“因为我喜欢你啊,”他又凑到王杰希耳边:“我还有很多情书想寄到你心里。”

王杰希后退几步,红着耳尖,绕过喻文州快步走:“看你本事喽。”

王杰希走了几步,发现喻文州并没有跟上来,他回头道:“你杵在那干嘛?”

喻文州憋笑:“杰希你走错了。”

王杰希愣了一下,小声道:“我知道…”

喻文州揽过他,揉揉他柔软的发丝:“走吧。”

走了约有百来步,果然在喻文州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棵枣树,原以为已经枯萎的枣树已经长出了新叶,几十颗枣子颤巍巍地挂在树间,深红混着青绿,看起来十分可口。

喻文州脱下外套展开在手上:“我去摘几个枣吃。”

没等王杰希说话,喻文州就顺着树干,抓着树枝,确定脚踩实以后才伸出手去够枣。在王杰希看来,喻文州记几乎是半截身子在外面,看的他一阵心惊肉跳:“喻文州你小心点!”

喻文州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够。王杰希怕他分心,也没敢再和他说话。

喻文州装了满满一大袋衣服,手把衣服边握起来,变成了一个鼓鼓的球。

“接着我杰希。”喻文州一副欲跳下来的样子,吓得王杰希赶紧张开双臂。霎时,树间雨露的清香扑满王杰希满怀。

耳边传来喻文州的呢喃:“抓住你了。”

王杰希没理会喻文州的每日一撩,他拉过喻文州的手:“手弄伤了没?”

喻文州任他摆弄,乖巧道:“我以前经常来这摸枣吃,后来这户人家搬走了,把树留这了。”

“怕不是被你气走了吧。”王杰希没好气的说。

喻文州拿了个枣咬了一口,递到王杰希唇边,王杰希瞪了他一眼,咬了一口,还挺甜。

住在这里的也没多少了户了,一些不然就是闲这里环境不好,不然就是觉得这里远离市区。剩下就是‘钉子户’了。

枣树的对门就还有一户人家,门缝里传出火光,还有些人声。

喻文州挑眉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疑问的看着他。

“我数到三一起跑。”喻文州拉着王杰希走到铁门前,王杰希反应过来连忙道:“喻文州别…!”还没有说完,喻文州就大爆手速,连续按了十几下的门铃。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喻文州拉着跑了,后面隐约有大户人家的骂声。

“哈哈哈哈!”喻文州突然笑出声,王杰希看着他的面容也不禁笑起来。最后两人停下一起捧腹大笑。

喻文州抹了抹眼角,两人又是相视一笑。

直到后来王杰希回想起和喻文州做的这些孩子气的事,也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笑出声。

————

“到了!”喻文州带王杰希到了一间有些旧的房子,不难看出这房子是这几十户里最富裕的,别的户都是平房,而喻文州家有两层,还附带一个小阳台。

喻文州在花盆下找出钥匙打开门,并没有王杰希想象的霉味,反而有一股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很久没打扫了,有点脏。”喻文州打开灯,王杰希看了看四周的陈设,还挺有书香世家的气息。

喻文州道:“去顶楼吧?”

————

王杰希的手撑在围栏上,看着漆黑夜空中一轮硕大的明月,感受着不同于市区的微风,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

“吃枣。”喻文州把洗好的枣子放下。

王杰希随意挑了一个开始啃,清甜的果香充满口腔。

王杰希问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里吗?”

喻文州把果核向下一抛,搓了搓手:“嗯,压力大的时候就来,会放松很多。”

王杰希看着他的侧颜垂下眸子。

喻文州伸手,似要抓月亮:“今天的月亮很漂亮吧。”

王杰希嗯了一声,月色撒在两人脸上发间。

喻文州看向王杰希,对方正把手肘抵在围栏上,发丝的柔顺的垂落,目光盯着指尖发呆。

他开口:“杰希。”

他抬头,目光交汇。

“以后也一起看吧。”

王杰希笑:“好。”


————END.

我的手速是真的慢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