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桥一舟

这里浮舟,称呼随意
产粮小户(重点!!)
正在磨练文笔( cTuT )
感谢大家喜欢




欢迎来提议
感谢陪伴
一起共勉

【喻王】占星(一)

我我我又开了一个新坑…emmmmm

这个应该是我构思最快的一篇了(没有构思

【超多废话——】

①喜欢刘皓的妹子可能不太接受的了,真的真的抱歉啦,没有黑刘皓的意思啊

②喻总的性格可能会有点ooc

③超多bug!!!!不要细纠啊真的超多bug!!!BUG

④都不是普通人,也不知道这算什么设定emmm(异能???

⑤请多多包涵T^T

——————正文——————

1 、

蓝雨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参加重要的交易场合必须带面具,就算真实面目被人见过,也可以避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文州,你准备好了吗?时间快到了。”黄少天带着一个金黄色的半面式面具,眼角处还装饰着一根金色的羽毛,这样的搭配在黄少天脸上竟然不显滑稽,反倒是肃穆且带有杀意。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整理了一下脸上墨蓝色的面具,嘴角勾起习惯性的微笑:“来了。”

地下的酒吧无疑是城市的最热闹的地方,五彩的灯照在拥舞男女的脸上,喻文州从后门进入,顺利地找到了领路人,顺着他的指引来到了一个很难被人发现的暗门,门侧站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左一右守在门口。刚才还和喻文州,并肩行走的黄少天此时脚步一慢,往喻文州左后侧撤了一步,护在他左右。

守门人挡在喻文州面前:“您好,请出示邀请函。”

喻文州后退一步,手腕一翻,两朵玫瑰煞是出现在眼前,玫瑰上还带有几颗晨露。

守门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接过花,指尖起了一团青火,从下往上烧,不一会娇艳欲滴的玫瑰,就只剩下一团粉末,而那粉末的颜色正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份的相同的蓝色和金色。

守门人看了一眼,恭敬地推开门:“喻先生,黄先生,玩的开心。”

门内的装饰到与门外有所不同,暗白色的光打在大理石上,为所来之人引路,喻黄两人没有再说话,一路随着那道光走了许久,终于在写着蓝雨牌子的位置上坐下。

喻文州还没喘气就被一股冲鼻的烟味呛着,喻文州掩着鼻子,有些无奈地喊了一声:“叶前辈。”

那你应声回过头,没有遮挡的五官暴露在喻文州面前,喻文州时接过叶修手中的烟,脸上的微笑毫不减退,手上却是把重重的把叶修的烟碾在昂贵的黑色真皮沙发上。

叶修啧啧地摇了摇头:“文州你真是的,好好儿一个沙发被你搞成这个样子,刘皓知道还不得被气死。”

喻文州不在意的搓了搓指尖,有什么漫不经心地说:“他今天举办这个拍卖会,不就是为了大捞一笔吗,哪还会在乎这些。”

叶修倒是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头顶的灯突然暗了,拍卖会要开始了,叶修便没再说话。

开场主持人是刘皓,这倒是让喻文州挺吃惊的。刘皓自从接管了嘉世,脾性变得越发的自傲,常放言说要超越叶修以前带领的嘉世。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说和叶修之间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在之前,刘皓总是不屑参加这种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活动的,但今天似乎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刘皓拍了拍话筒,话筒发出一声流声:“感谢大家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这次拍卖会物品一共有十件,前九件进行叫价,价高者得,最后一件进行抢拍,快者得,前提是金额不得少于一千万,还有…”刘皓的眼睛往下面溜了一圈,直直的对上了喻文州的幽深眼睛,对视了几秒,刘皓又继续说道:“并且不得由别人代拍,必须本人进行拍价……”

等刘皓退场后,黄少天转过头,假装很用力的勒着自己的脖子:“刘皓真是狮子大开口竟然要一千万,而且什么时候练的这一嘴官腔,恶心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喻文州又见黄少天用气声对自己说“刘皓好像认定了你会对最后一件东西感兴趣?还…说那样的话。”

喻文州盯着此时正在拍卖的银武,嘴角轻挑,回应黄少天:“手残嘛,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兴趣的话,我到还真有了点。”

喻文州的手残并不是真的手残,只是高手间的互相调笑,喻文州的手速虽然比不上叶修等人,但论计谋是除叶修外谁也没法和他比的。话说,手残这个外号还是身边的这位第一心脏给取的。

前面的几件都是没有什么新意的东西,但还是有人因顾及刘皓的面子,用不低的价钱把那些买下。显然刘皓这场拍卖会的目的只是冲着最后一件所谓珍宝来的。

第十件的抢拍马上就要拉开序幕,只见四个穿着暴露的女郎从四个角落走出来,会场中央一块凹陷处载着什么东西缓缓上升,是一个巨大的铁笼。铁笼外遮着一块黑布,黑布的顶端被以跟柱子顶出了一个轮廓,不难发现这是一个用来关人的铁笼。

女郎们迈着优雅的步子,从容地绕着笼子,走了一圈,最后都集中在一角,四只手拉着黑布,一起用力往下扯。

当众人看清笼内物体时,惊呼出声。

笼内的人,蓝衣蓝袍已经变成灰色,南瓜裤高筒靴也已经不成样子,苍白的手中还死死的握着一块怀表。脸上都是雪,看不清模样,衣衫也被鞭子抽打的破烂,有些被鞭打的地方已经结了痂,最可怕的便是他腹部的那个那根印满星纹的长箭被捅进了一半。他似乎已经晕过去了。

喻文州不同下面的人一般惊讶,只是死死的盯着笼里的人,刚才风清云淡般的打趣似乎是对现在的一个打脸。

叶修也紧皱着眉头:“这…这是王杰希!”

“没错各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占星师王杰希。”刘皓的再次上场。

场下的人目光开始变得贪婪,看向王杰希的目光像是野兽盯着猎物。

占星师可以通过每个人的天星看见其命势,占星师能改变一个人的天星,坏改成好或好改成坏,但从来没有占星师这样做过,对他们来说这是违背天命的。

占星师在体内都会有一个星盘,可以使年龄永远停留。每一个星盘在占星师体内只能留存一百年,一百年年以后必须找到合适的继承星盘的占星师。失去星盘的占星师会开始向普通人一样衰老死亡。

刘皓没停继续说着,说到后面竟开始有一些魔怔:“就在前几天,我们在黑夜森林找到了这位大名赫赫的占星师,趁他不注意,我们用准备好的星纹箭扎进他身体里,用鞭子抽,用刀扎,再用冷水浇醒。我们要让他们这些自命清高的占星师帮我们改变命数,让在场的各位永远官名显达,一生无忧,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对!没错!让他为我们改变命数!”

“就是!装什么神秘!”

“他们肯定把自己的命势改了!我就说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

不是!不是!喻文州指尖有些发抖,脸色也变的惨白,他猛的站起身,却被黄少天拉住。喻文州转过头看向黄少天,眸子里的阴冷连黄少天也不由得一颤。

“文州你冷静一点!”

“喻文州!”叶修也站起来。

喻文州闭上眼,狠狠的吐了口气。

刘皓开口打断了下面的恶骂:“我也不在说什么废话了,接下来数五秒,开始抢拍。”

五…

四…

三…

二…

一…

“砰砰砰砰…”准备开口的人无一不被这枪声吓到的。只见喻文州举着枪,枪口往上还冒着白烟。

他一把扯下面具甩在地上,冷声的笑到:“五千万,他归我了。”

“喻少,你这是犯规了吧!怎么能用…”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喻文州把枪指向他,头微微歪了一下,嘴角重新勾起微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刘皓眼睛眯了眯,赶紧出来打圆场:“规则确实没说不能用其他,喻少恭喜恭喜,他归您了。”

刘皓打了一个响指,笼子的四面倒下,发出巨大的响声,灰尘也扬起来,笼子里的人挣扎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他的右手动了动,手铐敲击发出难听的响声,柱子的底部有一个小窟窿,另一端就是连着那里的。

喻文州把枪扔给黄少天,走到王杰希面前,用刘皓递过来的钥匙开锁,把王杰希小心的抱起来。

刚清醒王杰希虚弱的挣扎了一番,用嘶哑的嗓子喊到:“你是谁!快放我下来!”

喻文州不答,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王杰希喊了几声,有点力不从心。血流太多了,他想。最后实在支持不住了,倒在喻文州怀里。

喻文州抱着王杰希,轻轻用手帕按住他的额头流血的位置,不语。

黄少天道:“文州你…”

————tbc.————

啊…还没填坑就又挖了一个出来TvT
坑多的可以把自己埋住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