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舟

王不留行
一个羡吹和王吹
产粮cp【忘羡|| 曦瑶|| 王喻/喻王|| 赤黄|| 】

将感情埋藏得太深有时是件坏事。

亲爱的魔术师杰希啊,生日快乐!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过生日

以后的每个生日肯定也会一起过

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

觉得,这个人承担太多

我一直想,你会不会承受不住,会不会太累,会不会想过放弃…

王杰希从来没让人失望过

他一次一次带微草走向胜利

他也可以为了微草牺牲自己

王杰希啊

你累不累啊

休息一会儿吧

英杰现在长大啦

可以肩负起微草的未来了

微草队长王杰希,愿星辰永远陪伴你左右

【王杰希×你】致亲爱的你


今天王杰希没有去微草,而是在家里陪你。

他带着金丝眼镜,捧着一本书仔细研读,而你则是坐在他对面,小口小口的嘬着他给你冲泡好的热巧克力。

你满足的眯了眯眼睛,像只慵懒的猫蜷在沙发里。

两人都没有开口,只听见沙沙的翻书声。

你悄悄抬眸,王杰希今天穿的是白衬衫,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的白皙,分明的棱角也被打磨的更加温和,金丝眼镜使他更添一丝儒雅。袖口被细心的挽起,露出一节精壮的手臂,还依稀看得见微微凸起的血管,捧着书的手指根根纤细修长,指甲也被主人打磨的圆润光滑。

犯规的吧…你吞了吞口水,盯着面前的美色:"大眼爸爸。"

"嗯,我在。"王杰希放下手中的书搭在膝上,温柔的看着你。

带了眼镜的王杰希大小眼似乎没那么明显了,你能透过他的镜片看到他眼里一片别样的星光。

"要亲亲。"

"不行哦。"

"大眼爸爸!要亲亲!"(←有个不乖的女儿肿么破)

王杰希把书倒扣在桌上,慢条斯理的取下眼睛,叠好。

他俯下身,接过你手里的杯子,用极其慵懒的声音,道:"你和我的前世情人关系已经结束了。现在,你只能当我老婆。"

说完,王杰希喝下你杯子里最后一口热巧克力,重重吻向你,把热巧克力尽数渡到你嘴里。

你愣了几秒,脸颊突然涨红,半天说不出话来。王杰希看到你这样,轻笑一声,继续看起了他的书。

嗯,真甜。

感谢上天让我碰到这么好的你。王杰希。

————end.————

因为'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嘛~~

第一次写全职啊,多多包涵~

王杰希的重担我们都知道有多重,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更加敬他,爱他。世界上最好队长,我的魔术师先生。

王与金将(4-6)

——接上——

4 、

“你好~~请给我一张去京都的车票~”黄濑一手搭在柜台上,一手撩拨自己金黄的发尾。上挑的眼线微微眯起,樱桃红的唇缓缓咧开,温柔的笑了笑。身上蓝色的海常校服经过阳光的反射,更显的崭新。

“你运气真的好!这是最后一张去京都的票!”柜台小姐抬起头,忽的愣住了,脸像是血液倒流似,连说话都不利索:“你是黄濑君?!”

“是我~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黄濑修长的手指轻轻抵在自己的唇上。

“好…好的!这是黄濑君的票。请在票上签名。”

黄濑两根手指夹过票:“阿里嘎多~”说完一笔一划的写下名字。

柜台小姐看着黄濑离去的背影,双手架在脸旁边,花痴的说:“呀…果然黄濑君比电视上还要帅啊。”

忽然一个身影挡住柜台小姐的视线。是一个和橘色短发,露着两颗小虎牙,穿着淡蓝色和白相间校服的学生,看起来活泼的紧。

“请给我一张去京都的票。”诶?柜台小姐有些无奈的说到:“抱歉,去京都的票刚刚已经售罄了。”

“诶?!不会吧!”这次轮到那个男子大喊,引开许多人驻足围观。当然黄濑也不例外。

黄濑看了看男主的校服,霎时呼吸像是被扼止住一样。洛山…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的学校。

队服…队服?!今天下午有洛山的比赛!如果缺一个队员那岂不是…

黄濑的理智不容许他想那么多,他迈步走到他身边,还没走几步,他就听见橘发男子的自言自语:“完了完了!如果缺席是会被赤司司罚死的!”

喜悦砸的黄濑有些不敢相信,那个人的队友离他那么近,是不是代表他也离他这么近。

“前往京都的列车还有五分钟出发,请还没上车的乘客尽快检票上车。”广播的声音炸在黄濑与橘发少年两人的耳朵里。

黄濑走到他身边,一把把票塞在他手里:“你快去检票!不然就来不及了!”

说完也不让他回应,跨步跑出车站。结果…还是没看成小赤司的比赛…

“诶…诶?!”橘发少年不敢置信的叫了两声,看着手中的票,又看了看黄濑蓝色的背影,隐隐约约看到背后的两点大字:“海常…”

广播又响了一次,橘发少年慌忙的跑向列车,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恩人!小太郎有机会一定报这一票之恩!

5 、
   ———京都洛山休息室

“啊啦啦~~小太郎怎么还没来呀~都快要比赛了~~”一个长得有些阴柔的黑发男子娇嗔的说到。

“玲央你出去看看,如果小太郎还没来就让他永远不要来了。”

赤司捏着一枚棋子,琢磨着放在哪个位置可以给敌人致命一击。

“好啊~~”玲央正想推开门,却被一个坚硬的物体撞到地上。

“那个混蛋偷袭我!”那俨然就是叶山小太郎的声音。

说完就被整个人提了起来:“啊喂!永吉你干什么啊!”

根武谷永吉嚼着手里的面包,口齿不清的说:“赤司说要审问你。”

“混蛋baga!我的鼻子!”玲央揉着鼻子泪眼朦胧。

赤司缓缓的把金将放在王的的身边,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随后站起身:“来,小太郎,说说你为什么迟到那么久还差点缺席?没有让我满意的理由…”赤司还没说完就被进场的广播打断。“…小太郎调整好呼吸,回去罚5倍部活。”说完就带头走出去。

玲央跺了跺脚,捂着鼻子跟着赤司一起出去了。

来到比赛场,赤司习惯性的扫了扫观众席,可是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人,睫毛微微颤了颤,与平时无差别。

“啊啦,小征怎么了?”玲央拍了拍赤司的肩膀。

“没事。”

  ———

“果然是个强劲的对手啊~不过我们还是赢了!你说对吧赤司司!”小太郎站在休息室里异常活泼,就和以前的黄濑一样。

赤司拿着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说说你为什么迟到吧,小太郎。”

小太郎立刻恭敬的跪坐在赤司面前:“赤司大人请问。”

“你去哪儿了。”

“我去神奈川了…”小太郎头偏了偏,橙色的短发微微斜了斜。

神奈川…那个人在的地方,赤司眼里流过一丝温柔,却又被很好的掩饰起来。

玲央看着赤司有些心不在焉,他便帮赤司问:“小太郎你去神奈川干什么?”

“诶~赤司司上次不是说神奈川的箱根湖畔红叶回廊和芦之湖很好玩吗,所以我就去玩了~果然赤司司介绍的都是好地方呢!
”小太郎沉醉在神奈川的美景当中,还不时赞扬赤司的介绍。

“那不是我介绍的。”赤司幽幽的说,“是…别人告诉我的…”

6 、

“诶?小征的女朋友在神奈川吗?”玲央一屁股坐在赤司旁边,一副求求你告诉我的表情。

“啊…算是吧。”赤司都能想象的到神奈川的那只金毛嘟嘴撒娇的样子。

“啊啦啦!小征的女朋友漂亮吗?”玲央越发起劲,他从来没想过赤司会和女(?)生交往。

漂亮?如果他知道有人这样评价他他一定会炸毛的。

“嘛,很漂亮,很耀眼,像太阳一样,很温暖。”

说到耀眼,小太郎一下就起劲了,他坐在赤司和玲央面前滔滔不绝的说起今天的车站奇遇:“啊嘞,赤司司,玲央姐,我跟你们说啊。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来京都的特别多,车票全都售罄了,我还以为赶不回来了,没想到我遇到一个超好心的人!把去京都的票让给我!”

“是吗?那小太郎要好好谢谢他呢!”玲央也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人这么好心。

小太郎皱起眉头,有些苦恼的说到:“可是他把票塞到我手里就跑了,我没看见他长什么样。”

赤司对这些脑残对话不感兴趣,直径站起身去收拾比赛的衣物。不过他还真的没想到会有人把票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玲央显然对这些狗血剧情很有兴趣,他又问到:“那你看清楚那人身上有什么特征吗?或是…穿的衣服?”

小太郎回忆着,突然叫着说:“我想起来了!海常!那人穿着海常篮球队的队服!”

海常!赤司收拾衣服的手一抖,碰倒了杯子,杯子一滚框的滚落到地上,他干脆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小太郎面前,内心翻腾可表面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人是什么发色?!”

小太郎有些被赤司吓到了,努力的思索着:“嗯…好像…是金黄色吧,依稀记得像太阳一样。”

赤司的心咚咚咚的响个不停,好像是向主人宣誓它的回归,凉太…是凉太吧!赤司觉得整个胸腔像是被填满一样,有些呼吸不过来,这种感觉很真实,不是梦。

玲央看着赤司的异常,有些疑问:“怎么了?难道是小征认识的人?”

赤司不敢确定。

他突然想起一样可以证明原车票主人身份的东西——车票上的名字。

“小太郎把你的车票给我。”

突然被点名的小太郎有些愣,随后慌手慌脚的从口袋里掏出已经有些褶皱的车票。
赤司接过车票,指尖忍不住的微微颤抖。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翻开车票正面,黄濑凉太。四个飘逸的字体工整的停留在纸上。不是给粉丝签名的龙飞凤舞的字体,而且学生时期黄濑的签名。

果然…果然是他…赤司指尖轻轻覆过他的签名,胸腔满满的喜悦。

“黄↗濑↘凉↗太↘。啊嘞,小征,这是不是你们奇迹世代的一员?”玲央觉着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是啊…”凉太…他的凉太。

“诶…诶?!”小太郎有些不可置信,“黄濑?!那个超有名的模特黄濑?”

赤司的俊眉不经意的皱了皱,“他并不喜欢当模特。”

玲央拍了拍小太郎的脑袋,对赤司说::“啊啦啦~~既然是小征的朋友那就好办了~~小征叫他来京都玩吧,我们和小太郎都要好好感谢他呢~”

“好。”赤司把车票折起来,轻轻放到口袋里。

京都啊…凉太会喜欢吧…

————tbc.————
改了个名,希望你们还认识我o>_
(PS.车票签名那一段是编的,没什么事实依据…谢谢小天使能看到这里,前文可以在我的主页里看o>_

王与金将(重修1-3)

重新修过一遍,前几章并起来
微OOC不适叉❌

————正文————

1 、
黄濑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水,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而下。

“黄濑君!编导叫你,你快过去。”黄濑的经纪人水奈野久子冲黄濑喊到。

黄濑喝水的动作顿了顿,脸上似有似无的苦笑。他支着身子站起来,回了水奈野久子一句:“我马上过去。”

还没走进就听见编导的破口大骂,不过当然不是对他了。

黄濑捅了捅旁边的水奈,又指了指被骂的那个小女生:“水奈前辈,她怎么了。”
水奈瞥了瞥她,又不做声的低下头翻了翻文件:“她把那个高级单反的零件弄丢了。我就说吧,她一个大小姐能干什么。”虽然她后面说的话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黄濑听到了。

黄濑事不关己的笑了笑,打算去拿等一下拍摄要用的道具和衣服。

“啊嘞,我还以为黄濑君要为了她得罪编导呢。”水奈合起文件,又说到:“她可自称是黄濑君的女朋友特地过来探班呢。”

“呵,她不过是想要一种和模特交往的优越感罢了,我身边这种外貌协会多的是。”果然,这种自以为是的蠢女人最烦了。

水奈笑而不语,黄濑凉太果然和外界说的不一样,至少她觉得不一样。到后来成为他的经纪人后,黄濑给她的性格是外热内冷,他很藏的住自己的情绪,这应该也和早早出了社会磨砺有关。
果然,她选的小模特是正确的。

  ————

“黄濑君也要毕业了吧?”拍照的摄影师时不时会问他几个问题。

黄濑摆的pose瞬间顿住了。然后又意识到有点失态,撩了撩头发,若无其事的说:“是啊。”

摄影师又换了几个角度,接着问道:“那黄濑君要去哪个高中?像黄濑君应该有很多高中抛出橄榄枝吧。”

黄濑想起前几天海常教练递给他的邀请单,沉思一会儿,似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海常。我要去海常。”他重复了两遍,不知是告诉摄影师还是告诉自己。

2 、
最后一天的校园生活也很快的结束了,黄濑背起包,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去最后一天的部活。

“小紫原,你要去参加最后一天的部活吗?”

紫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才不要,赤仔不是说过只要能赢比赛就可以不用去吗。”

“说的也是啊…”

“嘛,不说了,如果黄濑仔想去,可以和绿仔一起去。”紫原留下黄濑一个人纠结,嘛,还真是冷血啊,算了,还是直接去部活吧。

   ————

“有人吗?”黄濑推开部活的门,闷闷的说。

绿间的声音马上传过来,隐隐还办着投篮的声音:“黄濑你这个笨蛋在那里干什么呢!”

黄濑马上推开门朝着绿间扑过去:“小绿间 (>^ω^<)~我就知道你来了!”

“去死!”绿间一脸嫌弃的看着扑过来的金毛犬。

“对了小绿间,你看到小赤司了吗?”黄濑也不缠着他了,问到。

“赤司?赤司在换衣服。”黄濑这家伙突然找赤司干什么?

  ————

“小赤司?”黄濑走进更衣室,果然看到了那个瑰红的身影。

瑰红的身影转过来,异色的眸子注视着他:“凉太?有什么事吗?”

黄濑走上前一步,走到他面前,金发要遮住他的眼,红唇翁合了几下,最后身体轻轻前倾,双手穿过他的腋下,把少年小巧的身体搂在怀里。

金发发尾轻轻摩挲赤司的脖颈。

赤司愣了愣,最后伸手抱住黄濑,两人都没说话,依稀听得见两人的心跳。

“小赤司…”黄濑先开口。

“嗯,凉太。”赤司轻轻回应。

黄濑把赤司抱的更紧了,两具身体紧密的贴个在一起。

“小赤司…我打算去海常。”黄濑的头稍稍偏向赤司,鼻尖顶在赤司的喉结上。

赤司听到这句话,瞳孔缩了缩,半晌也没有动静。

黄濑叹了口气,轻轻退出那个温暖的怀抱。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赤司瑰红的发,苦笑着说:“小赤司也要加油,以后再见就是敌人了,我可不会输给小赤司哦~”

说完也不给赤司反应的机会,转身就走出部活室。

赤司慢慢抬起手,上面还有黄濑的余温,随后笑了,妖冶诡异:“这是我最后一次允许你从我身边离开,凉太。”

3 、

   ———神奈川海常高校

“呀~笠松前辈~~你别踹我嘛~”黄濑落下两条面条宽的眼泪,双手捂着屁股,可怜兮兮的。

“黄濑!你又跑去哪里啦!过几天IH赛八强你还不抓紧练习?!”笠松手握成拳头,在黄濑金黄的头发上转啊转。

“诶~~~~~我只是去收了一个情书嘛QAQ~”黄濑举起粉红的信封晃了晃。

这时轮到早川拉住头上已经要冒烟的森山,对黄濑说:“你快走!快走!”

看着一提到女生就火冒三丈的森山,黄濑不禁扶额,对着早川说:“那好吧,早川前辈那森山前辈就麻烦你了~”
 
————

黄濑双手插在口袋,踢着路边的小石子。自己已经逛了很久了,也应该要回去了。
黄濑打电话给笠松前辈打算询问一下:“早川前辈~~我能回去了吗~~外面真的好无聊~~”

只听早川的大嗓门压低声音:“别回来!现在森山在到处找你呢!”

“早川!你看到黄濑没有!”森山的声音从他后方传来。

“没有。”早川立刻把手机藏在身后,等森山走之后又把背后的手机掏出来,悄悄的说:“你明天再来吧!我要去练习了先不说了!”

“喂喂?早川前辈?喂?”黄濑叹了一口气,把手机装回口袋。他知道前辈们是不想让他太累,但是他是海常的王牌啊。

身上的海常校服还没换,只穿了一件外套和里衣。无聊的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大道了。

大路上有许多关于IH篮球赛的标牌,黄濑走到其中一个标牌前,视线紧紧的盯着有洛山字样的比赛表。

他突然很想见见他,抱抱他,把心意都告诉他,但是不可以。这样连朋友都做不成,黄濑想。

“不然去看小赤司比赛吧,就远远地看…”黄濑想着,拦了一辆出租车奔向地铁站。

—————tbc..————
觉得分几章实在是太麻烦了,所以把之前发的都合起来,大概以后也是这样,嗯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致幻剂w:

咏唱的七星冷露:



苏我Otsuki:







GLASPOKA: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忘羡】黎明(上)

☆OOC是我的
☆脑洞是来源于恐怖游戏《逃生outlast》不妥删
☆撞梗提醒
☆文笔略渣,见谅
(羡羡是被温晁扔进去的)

————正文————


    夕阳的余辉透过破碎的玻璃窗撒在少年俊朗的脸上。魏无羡皱皱眉,用手微微挡了挡,适应以后才撤开。他撑着爬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一阵钝痛刺激着魏无羡还不算清醒的大脑。


    "去他妈的温晁,这他妈什么鬼地方。"


    这个房间异常干净,却也不像是住人的。房间里只有一个镂空书桌。魏无羡巡视了一圈,最多也只不过找到一个遗留在角落的沾满血迹的背包。


    背包里有一把登山用的匕首,一颗草莓味的糖和一本日记本。魏无羡其实不想去窥探别人的隐私,但特别时刻特别处理。


5月2日
    这是我在温氏的废弃的医院待的第一天,我碰到了许多变种人。我打算明天到医院的二楼看看。


5月5日
    这里的尸种比我想象的要多的多,我花了两天时间找到了一条最快通往二楼的路。


5月6日
    原来这里根本就不是医院,这其实是个疯人院!温氏用这些精神病人来研究他们的丧尸病毒。


5月8日
    终于要对我动手了


    魏无羡把日记本来来回回的翻了几次,终于在日记本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张手画的地图。上面的路线很清晰,还标明了一些注意事项。


    魏无羡叹了一口气,我这他妈是造了什么孽啊!随后把地图妥善的夹进日记本,把日记本和糖塞进衣服的内袋里,匕首则是别在裤腰带上。


    魏无羡正想出去,却听见走廊木质的地板被震的咚咚响。他迅速朝窗外看了一眼,一个翻身滚进书桌底。脚步声越来越近,还伴随着几声痴傻的笑:"小老鼠,我看见你了。"


    魏无羡心里大骂自己蠢,竟然能忘掉关门!


    他收拾心情从书桌的镂空处看去,饶是魏无羡也不由得吓出一声冷汗。那不是个人,是个变种人,形如人类,貌似丧尸。变种人满面脓包,眼球向上翻,鲜红的血丝根根分明,嘴里不断嚼着不属于自己的手掌,黄色的涎水从变种人的嘴角留下,顿时整个房间充满腥味和恶臭。他一瘸一拐的向魏无羡的方向走来,在书桌边来来回回走了几趟。魏无羡大气也不敢出,憋的鬓角都是汗。


    正当魏无羡以为他要离开时,他却以一种扭曲诡异的方式出现在魏无羡面前——变种人的腰像是被拦腰斩断一样,弯弯的垂落在地上,魏无羡甚至还听到他的颅骨敲碎的声音。变种人似乎毫不自知,他把脖子转了和180度,把脸朝向魏无羡那边。变种人伸出被绞的变形的手臂,五指像捕兽夹一样迅速钳制住魏无羡的左腿。冰冷的触感使魏无羡的小腿迅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甚至感觉在变种人皮肤里的活蛆在爬动,那变种人扯出一个阴冷冷的笑:"我找到你了,小老鼠。"


    魏无羡右腿猛的一踹,道:"去你妈了个小老鼠。"说罢,一个低身钻出书桌,朝着被踢翻却扭不回来的变种人做了一个鬼脸。


    魏无羡跑在走廊上,头顶上的日光灯一闪一闪的,徒增一丝诡异,身后还不时隐隐传来那变种人的痴笑:"跑啊,快跑啊。马上就会有人来追你,你跑不掉的跑不掉的!留下来陪我们吧!哈哈哈…"



    "魏婴!"
——tbc.——
脑洞太大文笔填不了π_π  有什么看不懂的可以评论问我

预防针

年下设定
OOC我的
小孩儿湛×儿科医生羡
  "慢走~小朋友再见~"

  魏无羡送走了最后一对母女后终于像力气耗尽般葛优瘫得躺在椅子上。

  和魏无羡一个科室的护士打趣道:"魏大医生赏个脸一起去吃饭吗?"

  魏无羡笑着指了指墙上的钟道:"绵绵妹妹我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呢。"

  绵绵翻了个白眼,把护士帽脱下来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子里:"今天莫不是又是蓝前辈值班?"

  蓝前辈名蓝启仁,是姑苏医院的院长。其扬名之作不是别的,正是刻在姑苏医院门口石头上的四千多条院规!

  魏无羡刚来姑苏医院实习的第一天晚上,耐不住酒瘾翻墙出去买了几壶当地有名的天子笑,正在准备翻回去时,被值夜班的蓝启仁抓了个正着。不但被他亲自监督抄完了四千条家规还被告知了江枫眠。
直到现在每次蓝启仁值班,魏无羡都不敢翻墙,早退。不是魏无羡怂,只是他不想再让江家,江枫眠为他蒙羞。

  魏无羡道:"嗯,你猜对了。绵绵你去吃饭吧,我还有半小时就下班了。"

  绵绵也不推脱,朝着魏无羡挥了挥手:"拜拜。"

"魏医生?"

  魏无羡沐浴在阳光下,暖暖的阳光照的他昏昏沉沉,身边四处飘着棉絮。

  魏无羡闻声抬头望去,门口有一大一小两个小孩。五官相似,只是一个瞳色深,一个瞳色浅如珀色。一个面如春风和煦,嘴角总带着浅浅的微笑,一个却如腊月的寒冰,嘴角总是微微往下,虽眉眼还没张开,但约莫可以看去日后的俊美。两人皆身着白衣白袍,额头还戴着一尺宽的云纹抹额,发带长及腰,被风吹的在空中飞舞。

  "嘿!你们是蓝老头…蓝前辈的侄子?"

  那个较年长孩子礼貌的回答到:"是的,我叫蓝涣,这是我弟弟蓝湛。我是带阿湛打预防针的。"

  好嘛,还把原因说清楚了。

  不过魏无羡真是越看他们两个越可爱,特别是蓝湛,明明没多大还要故作老成,肉肉小脸真是让人好想捏啊…

  魏无羡也确实这样做了,当着人家哥哥的面把他的脸揉长揉扁。

  蓝湛似乎是第一次受到这种出于'长辈'的关爱(?)整个小脸气的通红。
 
"你!!不知羞耻!"
 
'噗'魏无羡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连说话都这么古板啊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小古板!"

"…阿湛"为什么我从弟弟脸上读出一丝高兴?!

  闹了几分钟,魏无羡终于想起要给蓝湛打针。他一边用针头吸着药物一边哼着小曲,医袍的袖子被他挽起,露出雪白精壮的小臂。

  准备用具的期间,蓝湛已经乖乖的坐在椅子上,站在旁边的蓝涣也帮着弟弟把袖子卷起来,露出一节肥肥的藕臂。

  "阿湛别紧张,一点都不痛的。"

  "…不紧张。"

一边的魏无羡听的有趣,忍不住插话:"嘿,你们俩说话真有意思!别紧张,哥哥技术好的很,让你感觉不到一点儿疼!"

  魏无羡给蓝湛涂了一层酒精,他明显的感觉到蓝湛的小身体的一哆嗦。

  魏无羡一针下去快准,连在一旁的蓝涣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蓝湛没见过魏无羡认真的样子,毕竟他们才刚认识不但半天,而这半天魏无羡给他的感觉又是吊儿郎当,没脸没皮…

  蓝湛顺着他的手慢慢向上看。一双紧抿的红唇有些干裂,但嘴角上挑有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再向上就是鼻子,他的鼻子高挺又衬得五官更加英气,魏无羡的鼻息轻轻喷在蓝湛脸上湿湿痒痒的,还有股若有若无的消毒水的味道。而魏无羡生的最勾人的便一双桃花眼向上勾,微微一笑眼底就会有万丈春光旖旎。

在蓝湛看的入神时,魏无羡的身体已经离开。

  蓝涣轻轻提醒:"阿湛,已经打完针了。"

  蓝湛看魏无羡看的眼睛酸涩,便用肉手揉揉眼睛。

  魏无羡却道:"呦!不会要哭了吧?"

  "魏医生,阿湛只是…"眼睛疼啊…(弟弟你瞪我干嘛…委屈TT)

  "别哭别哭,哥哥给你糖吃。"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两个糖,一个给蓝涣,另一个由他亲自塞到蓝湛嘴里。蓝湛有些埋怨的瞪了他一眼,还是安静的把嘴里的糖吃掉了。

  魏无羡舔舔拿过糖的手指,看着吃着糖的孩子,嘴角勾出一丝微笑。

一个星期后——

  云深不知处,小蓝湛一本正经的收拾着小书包打算出门,刚到门口,就遇见刚回来的蓝涣。

"阿湛要出去?"

"嗯…"

"……去打预防针"

——END——
  第一次发文有点紧张 感觉写的太啰嗦哈哈哈 写的不好请见谅【鞠躬】